1999年,粘偉誠率領海東青踏入非織造布(不織布)生產領域。他在行業的軌跡也幾乎和中國非織造布領域同步。也因此,粘偉誠對非織造布產業的歷史轉折瞭若指掌。他就細數了產業發展3個不同的轉折點。

3階段 非織造布發展

第一時間點是1998年長江流域的氾濫,通常被用在土壤、岩石泥土工程的土工布適時發揮抗災作用,減低災情。而這也讓外界首次見識到非織造布的應用功能;第二個時間點則是2000年中國皮革工業為求轉型,開始在原料的採用上選擇低汙染、低耗能的非織布技術;第三個轉折點則是2003年SARS疫情的蔓延。當時人「口」一個的口罩,其中主要的製造原料就是非織造布。粘偉誠認為,在歷經這3個階段的發展後,中國非織造布產業才開始有了開端,這也才誘發海東青投入的動機。

人才缺 行業、檢測不足

經過這幾年的發展,粘偉誠坦承,不論是非織造材料或是新材料領域,以目前的中國而言仍有不足。基礎人才缺乏就是首要的難題。他解釋,全中國現有的非織造領域人才僅有1000人,這樣的數字對非織造行業領域遠遠地不足。

正因為看到人才對產業發展的重要性。粘偉誠正不斷布局延攬人才。此前,海東青早已透過產學合作模式和武漢紡織大學成立「紡織新材料研發中心」,並和中國第一間設立非織布系所的天津工業大學聯手,成立「非織造技術研發中心」,從研發、人才兩端著手。

他說明,中國大學生培養基本上是採用「三加一」模式,也就是在接受3年教育後,最後一年進入公司機構實習,但他考慮與學校教育單位合作,在校成立「產業經營實驗室」,讓學生在學校就可以直接參與經營,歷練。

粘偉誠直言,「複合型人才」是未來海東青發展的人才需求。他分析,隨著非織造領域的發展,未來人才不能只是擁有專業技術,具備市場營銷能力也是重要的一環,這也是海東青在人才定位中要求「複合能力」的理由。

而第二項不足則是行業標準的落後。粘偉誠表示,從生產端到設備端,再到末端供應,都可見到海東青提升行業標準的目標。這樣的要求不僅僅是公司的豪語,海東青的行業標準甚至獲得國家政府的背書,在非織造行業標準中,包括《針刺非織造纖維片材》、《縫編非織造增強材料》、《針刺彈性非織造材料》3項標準都是出自海東青。粘偉誠表示,儘管針刺工藝只是一項小技術,但海東青在這塊領域目前已經達到近8成的市占率。而應用上也超越傳統範圍,不只可以取代三合板、木板素材,甚至可以做到彈性、發泡,這在紡織領域中是很難達到的突破。

最後則是左右產品價值的檢測標準。粘偉誠指出,中國經濟發展雖然歷經30年,但檢測標準並未和世界同步國際化,如此一來就導致中國產出的非織造材料價值不如歐美,即使中國非織造材料總量早已超越歐美國家的情況下。因此,為了填補這項落差,海東青在最終檢測標準上,決定按照國際研究中心的標準操作。

#行業 #非織造 #非織造布 #材料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