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2010年中國的國防》報告書,對台灣而言是「以和為表、以統為質、以武為本」,有5大問題值得我方思考。

未來關注信息化攻防

解放軍從美軍2次波灣戰爭、北約科索沃空戰的現代戰爭方式,領悟到信息化的重要,希望能迅速由機械化轉型為信息化,或是至少能機械化與信息化同步的複合發展,未來朝向信息化的聯合作戰模式前進。但是從報告書提供的解放軍單一軍種的協同作戰演習資訊來看,信息化的聯合作戰尚有一段路要走。

從大陸陸軍「跨越2009」長距離跨區演習、海軍在東海與南海因應美韓大規模軍演的海上演練、空軍飛出國境與土耳其進行的聯合空中訓練,與最近的長距離境外空中加油支援作戰訓練,以及與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進行的聯合反恐軍演看來,解放軍的聯合作戰構想尚處於草創階段,尚須信息能力做為統合各軍種的橋樑,因此,信息化的立體攻防將是未來解放軍關注的方向。

有意淡化軍力的發展

報告書中將武裝力量運用區分為「保衛邊防、海防、空防安全」、「維護社會穩定」、「參加國家建設和搶險救災」、「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中外聯合演訓」、與「國際災難救援」等6個面向,但是這些任務與當前解放軍、武警等兵力武器裝備的發展相較,令人疑惑,這些任務內容似乎與國際社會對解放軍加速現代化所產生的憂慮有所出入。

在報告書中有關國防動員和後備力量建設部分,已將動員人力、預備役部隊、武警與民兵等單位的任務性質規畫,涵蓋整個武裝力量,其中唯有「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與「中外聯合演訓」須責成解放軍擔任,但這與解放軍大規模的軍事現代化的關聯性不高。

解放軍近年來的軍力發展屢屢令專家訝異,從陸軍的大規模跨軍區機動軍演、空軍的殲-20戰機曝光與長程空中加油海外任務增援、到海軍的航母建造計畫與俗稱航母殺手的超音速反艦飛彈(東風21丁型)發展等,都與報告書中武裝力量運用的任務相去甚遠,而解放軍「反介入與區域拒止」戰略發展,嚴重衝擊東亞及太平洋傳統安全戰略部屬,引起美國及東亞、東南亞及澳洲地區國家不安,但報告書僅避重就輕地以文字淡化掩飾。

國防預算透明度不夠

報告中指出,國防經費的支出主要在人員生活費、訓練維持費與裝備費等3部分,那麼軍事現代化中所費不貲的科研經費,例如專家學者的研究實驗費、材料費與人事費等,卻未列在預算中。

到底這些科研預算來自何方?解放軍的現代飛彈科技、航天能力、新一代戰機研製、航母發展與新型核動力潛艦研發等計畫均需要龐大的預算支應,但是報告書中卻一字不提。無怪乎大多數的國家都不相信這些數字,也因而對中共不透明的隱藏式國防預算多所批評。

暗含矮化的軍事互信

報告書中的對台立場延續胡錦濤的6項對台聲明。將台海問題解讀為內戰的遺緒,兩岸統一歷程是歷史的過程,藉此將台海議題牢牢崁在內政問題之中,並藉此譴責美國軍售台灣是介入中共內政問題。依照胡六點及《2010年中國的國防》的軍事互信框架,兩岸分裂是內戰的遺緒,兩岸應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進行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建立與對談。

軍事互信機制的原意是良善的,旨在減少軍事誤判、降低敵意、預防軍事衝突、建立互信,進而能強化和平。中共的兩岸軍事安全互信以促統為目的,認為是兩岸完成統一前的階段性任務,可以做為降低衝突並增加合作機會的「善意」。但將兩岸軍事互信侷限在「一中」框架內,很明顯的是一廂情願的作法。

倘若兩岸以此為始進行軍事互信機制的建立時,在兩岸缺乏政治接觸的情形下,國軍將可能落入這個框架的陷阱中,因為這個框架下的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將變成「政府軍vs.反叛軍」的狀況,我們將自貶為內戰中的反抗軍。如此一來,中共將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擺脫美國與國際社會的干預,那麼將使得美國在未來的對台軍售更欠缺正當性。

當今兩岸軍事態勢,軍事威脅呈單向發展,台灣已放棄反攻大陸的戰略而改採守勢防衛,然而中共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仍然未減,軍事威脅依舊存在。所以兩岸要談軍事互信機制,其實只是要降低中共的對台威脅,因為台灣的守勢國防對中國大陸並不具備任何威脅。

據此,在兩岸的軍事互動中,其實是大陸方面較不希望談軍事互信機制,因而設一個「一個中國」的框架做為前提,令台灣裹足不前,達到策略上以守為攻的目的。

美日印 媒體冷淡回應

就區域大國的關注而言,這份報告書出爐原本應該看到美國、日本與印度的立即回應,但美日印媒體卻淡淡照本宣科,臚列報告中的條文。

紐約時報增加了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威爾德上將之前的評論,強調中共海軍因裝備了超音速反艦飛彈,軍力因而大為提升。加上最近中共航母組裝照片曝光,並可能將部署在南海周邊地區,使得整個亞太地區也為之緊張起來。

印度與日本於4月7日開始展開一連串的經濟與戰略對話,雖然未正面回應中共白皮書,但是兩國深化的雙邊安全關係已透露出這兩國對中共軍事現代化的疑慮。

應先經後政再談軍事

對台灣而言,面對在經濟與軍事上積極崛起的大陸,與積極參與亞太事務並自認身負國際秩序與安全責任的美國,如何採取一個平衡與互利的角色是重要的課題。

《2010年中國的國防》雖然未以激烈的語言著墨兩岸關係,但是文中對於領土主權與國家統一的堅定態度,以及對於美國軍售台灣議題的嚴厲批評,可以看得出來未來美中台的衝突點將繼續圍繞在這些議題上。對於當前的戰略環境而言,美台軍售是必須的,但是台灣應該確立國防自主的觀念,強化武器裝備自製的能量,建構能有效嚇阻的不對稱戰力才是國軍建軍備戰的長久之道。

此外,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可行性應有其前提。首先是軍事互動應走在政治互動之後,政治互動應走在經濟交流之後。這個前提確立,才能繼續思考何種軍事議題可以討論或不可以討論。

我國進入民主制度後,軍文關係已發展為民主式文人領軍的模式,完全與中共以黨領軍的方式不同,在這兩種極其不同的軍文關係中,國軍可以回歸軍事專業,以文人政府的決策為行動準據;但是解放軍卻常以政治為基礎,以服務中共政黨為優先,尚未真正走入軍隊國家化的境界。因此,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時機與議題均尚未臻成熟之期。

(作者為軍退、紐約大學博士)

#國防 #大陸 #美國 #軍事 #軍事互信 #兩岸 #解放軍 #台灣 #報告書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