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20年來,大陸廉價勞工曾吸引大批外資轉進中國投資,中國「磁吸效應」曾讓亞洲國家人人自危:但最新一期美國《時代周刊》卻指出,中國經濟正成為一股漣漪,其所形成的「中國效應(the China Effect)」,相應帶動亞洲內貿易,重啟亞洲經濟繁榮。

所謂的「中國效應」,就是中國經濟正逐步由出口拉動轉向內需推動,在其勞工成本不斷上漲下,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和大陸企業將勞動力密集的產業轉移或外包給其他亞洲企業,協同作用下,南到越南、泰國和馬來西亞,西至孟加拉的達卡,來自歐美和中國的投資激增,就像陣陣漣漪,正將亞洲其他鄰近國家的經濟共同帶動起來。

5成產品出口到亞洲

文章寫到,中國在過去20年,曾大力吸引外資創造大量就業;現今,中國效應正在提振如檳城這樣沒落的工業中心,走出經濟衰退。馬來西亞投資發展局數據顯示,單是檳城便在2010年引進製造業外資達40億美元,是2009年的465%。

檳城的新生經濟榮景,是拜西方企業對大陸勞工成本上升的擔憂所賜,加之大陸經濟結構急劇轉變,致使貿易流向在區內重整。事實上,不僅僅是西方跨國公司,包括很多大陸企業也把工廠搬移到檳城,以尋求最佳的成本配置。

文章認為,企業遷移出大陸的結果是亞洲良性的貿易循環,亦即中國大陸將生產越來越多的外包到鄰國,同時進口更多區內產品。

匯豐銀行指出,亞洲區域內貿易將以年平均12.2%的速度增長直至2020年,較之亞洲與美國同期貿易增幅高出40%。瑞銀表示,現在近5成的亞洲出口(除日本外)到其他亞洲國家,較之出口到美國、歐盟和日本的總和還多。

但提到是否所有跨國公司會因大陸工資上漲及勞工短缺而搬離大陸?該文章認為,「當然不會」。它以部分筆電為例,強調目前許多筆電將近7成是由中國大陸供應,若這些公司貿然撤離大陸,這等於是切斷自身血液供應鏈,形同自毀。

人才與物流都要競爭

但低端產品和重視知識產權的高端產品,從中國大陸遷出的動力仍大。例如,在越南胡志明市附近的工業區就吸引英特爾大舉投資10億美元。孟加拉已從中國大陸將低端服裝和紡織製造吸引過去,目前孟加拉占全球服裝和紡織市場6%的份額。

同時上演的還包括亞洲區內如馬來西亞、孟加拉、越南、柬埔寨和泰國等各國的競爭;勝負還不僅僅是成本之爭,包括物流便利和良好地理位置及人才水準、電力供應是否穩定都在外資評比的範圍內。

傳統上,一般民眾一向認為中國崛起造成「磁吸效應」導致東南亞的沒落。但現在的「中國效應」顯然也有助於一度似乎絕望的地區重啟繁榮。

#大陸 #中國 #中國大陸 #亞洲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