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第10個年頭。

在博鰲亞洲論壇上,中國商務部部長指出,中國加入WTO,總得來說是得大於失。單純一些經濟數字來看,中國加入WTO的確得大於失。但是,中國在加入WTO之前的10年,經濟增長速度有目共睹,即使不加入WTO,仍然會成為世界主要進出口大國。

中國之所以加入WTO,就是希望在現行的世界貿易規則之下平等競爭。但令人遺憾的是,中國加入WTO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WTO把「市場經濟地位」作為公平競爭的前提,凡是沒有取得市場經濟地位的國家,都不享有WTO所賦予的公平權利。換句話說,中國一旦面臨反傾銷反補貼的指控,必須以「替代進口價格」作為抗辯理由,這就使得中國面對WTO成員反傾銷反補貼指控時毫無招架之力。中國國家領導人在出訪西方國家的時候,不得不在重申中國在台灣問題立場的同時,要求所在國家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這是中國加入WTO所遺留下來的最大問題。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以美國為代表的戰勝國通過制訂關貿組織規則,重建有利於工業化國家的世界貿易體系。關貿總協訂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把降低各個國家的關稅作為談判的目標。降低關稅雖然可以促進國際貿易的發展,但是會嚴重打擊剛剛獨立的民族國家經濟體系。

加入WTO,是中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步驟。但是,中國加入WTO被賦予了過多的政治含義。一些領導人公開希望通過加入WTO改變中國的經濟體制乃至政治體制,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和期待,使中國在加入WTO的談判中沒有守住底線,爭取到市場經濟地位。中國加入WTO之後,面臨著一系列複雜的反傾銷、反補貼訴訟。雖然在中國龐大的出口總額中,提起反傾銷、反補貼訴訟的比例不到20%,但是,它所產生的負面效應不容小覷。

在貿易發展歷史上,重商主義強調真金白銀,希望通過擴大對外貿易,實現富國強兵的目的。然而,當金本位貨幣制度被拋棄之後,建立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之上的美元貨幣體系標誌著世界貿易已經進入到重視金融主義的時代,如果把囤積真金白銀作為貿易的目的,那麼,必然會受制於人。事實上,中國當前正陷入這樣的困境之中。美元作為中國外匯儲備的主要貨幣,正因美國實行「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而面臨貶值的風險。假如不盡快改變中國的貿易觀念,與其他發展中國家一道共同建立公平合理的世界貿易秩序,那麼,中國對外貿易發展速度越快,中國國內累積的問題就越多。

當一些人為中國加入WTO彈冠相慶的時候,我們應該深刻地意識到,加入一個不合理的WTO並不是中國的勝利。可以想見,在未來若干年,中國政府仍然不得不為爭取公平的貿易地位而付出巨大的政治、經濟、外交代價。

#反傾銷 #經濟地位 #中國 #公平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