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科技政務委員朱敬一有個令人佩服的本事,他能在很短時間內抓到問題核心,做學問如此,學習運動技能也是如此。

游泳中的蝶式,大部分的人覺得不好學,可能要學1年以上才能悠游自得,但朱敬一在岸上看別人游五分鐘就知道怎麼游。

打太極拳,朱敬一花3個月就學會「散手」。散手是2人互相攻防的套路,遠比自己1人練習太擊拳的套路複雜許多;同時間,他也學會太極拳的「發勁」,這已是內功的學問,比套路招式更上一層,而一般人可能要經過數年的學習歷程,才會「散手」及「發勁」。主要因為他能在很短的時間內領悟到新技能、新技巧的核心重點。

朱政委雖然是學經濟出身,因為興趣廣泛,對六大新興展業很熟稔。他也曾研究生物演化,去年,國際知名生物期刊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就刊載他的論文A Two-sex Life History Model of Handicap Signaling,內容主要為,公孔雀有很長的大尾巴,這會阻礙其行動,不容易逃避緊急危難,已違反達爾文演化論的適者生存原則。

為何公孔雀經過長期的演化之後,會演變成如此?朱敬一提到,這在生物演化上是一種「自殘」,代表一種「信號」,讓母孔雀知道儘管牠拖著長長的大尾巴,行動猶如殘障般不便,但仍舊生活得很好,代表牠特別強壯,基因特別好,就像高手在參加球賽時先讓對方三球一樣,最後依然可以獲勝。

朱敬一的抱負是效法李國鼎,為台灣產業經濟貢獻己力,他在3月1日上任,任期到明年5月20日內閣改組止,只有1年又2個多月的時間,要在如此有限的時間內要做出成績,挑戰性非常高,他說,「只能全力以赴,努力做事,盡其在我了。」

#努力 #公孔雀 #朱敬 #行動 #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