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費除罪後,深受特別費官司纏身的多位民進黨前朝政務官可望脫困,不過他們並無喜悅之情。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就說,有向來清廉的黨內同仁因此在精神上、生活中,都受到極大壓力,不但因官司遠離了朋友,連個性與為人都完全變了樣。

據瞭解,受特別費案衝擊最大的要屬前考選部長林嘉誠。友人透露,林嘉誠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非常不能接受他一生清白從政,卻因特別費案遭求刑。從政黨輪替之後,林因此過著完全封閉的生活,黨內幾乎沒有人再看過他,顯然這件事對林衝擊很大。

陳唐山說,他從美國回來後,就抱持為國家作事的心,因特別費被起訴,「真是此生最大的羞辱」。現在他回歸退休生活,自己追垃圾車倒垃圾,偶爾和朋友約約聚聚,也在南台科技大學兼課,開設經濟及政治相關課程。

對於特別費官司所經歷的風波,陳唐山說,雖然是與自己有關的官司,心情上不愉快,但他不將之視為太重要的事,因為很清楚自己「沒有想要歪哥」。不過,他知道有黨內朋友卻因此「變了一個人」,過得很不好,也遠離了原來的朋友。

在亞洲大學兼課,教授法學相關課程的施茂林,則透過幕僚表示,特別費除罪後,他毫無喜悅之情,因為這三年的官司,對他人格、家人及尊嚴的傷害,「都是刻骨銘心」,他的清白已遭辱且難以彌補,「無疑是悲劇」。

李逸洋說,自己年輕時就投身政治,一作就是廿五年,完全沒作過其他工作,○八年卸下政務官職務後,因為官司纏身,要找其他的工作很難,只能從自己國、高中所學的管樂器著手,尋求維生之道。五都選舉時,他也曾演奏管樂器,為候選人在造勢場合暖場,但「因為有案在身」,某些人或許也認為找他暖場,「票房上會有影響」。

現在,他專門從事二手管樂器販售的生意,透過網路及朋友介紹,除了販賣各式各樣的管樂器之外,也兼維修、送貨等,李逸洋自嘲是「一人公司」。

#官司纏身 #管樂器 #黨內 #陳唐山 #林嘉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