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多年的《法官法》,可望在立法院本會期完成立法。由《中國時報》共同主辦的民間司改論壇七日登場,與會學者呼籲揚棄「一試定終身」的法官考試制度,讓具有社會歷練的律師、學者擔任法官,以避免「恐龍法官」的產生,並落實法官評鑑制度的外部參與,降低黑箱作業的疑慮。

這場名為「如何避免恐龍法官的產生─法官的任用養成與監督淘汰」的司改論壇,由《中國時報》、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民間司改會、台北律師公會共同舉辦。廣邀學者、律師、法官、勞動團體、婦幼團體等各界人士與會。

中時執行副總編輯張景為表示,司法改革是社會改革核心議題,也是中時向來關注的議題。媒體報導「恐龍法官」相關新聞確實激起同仇敵愾的心情,但也易流於民粹,希望透過論壇具體的討論聚焦,對整體司改略盡棉薄之力。

立法院今年初一讀通過法官法草案,但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指出,草案內容顯示保守勢力仍不願做大幅度開放。包括評鑑制度仍舊是黑箱作業,由資深法官組成的職務法庭易造成官官相護,司法院不肯放棄法官考試制度,更會讓恐龍法官源源不絕。

立委柯建銘批評,攸關法官升遷的人事審議委員會毫無外部成員,評鑑委員會中學者專家竟由立法院、監察院、司法院推派,形同給予總統操縱司法的機會,法官評鑑也應從五年一次改為三年一次,若這些條文不改,法官法只會變成「法官福利法」。

政大教授董保城則倡議「法官任用與養成制度」改革為二階段考試。首階段維持現行筆試;第二階段則由遴選委員會審查工作經驗、心理與性向測驗等,增進法官社會洗禮,以革除現行法官考試制度造成部分法官缺乏社會經驗與同理心,而被譏為奶嘴、娃娃法官的弊病。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則直言,考試、道長、法條文化是司法界三大惡質文化,法官的訓練過程更是完全沒有生命,應納入人權、人文、同志、貧窮、新移民等必修課程,並到非政府組織實習一年,才能貼近民間、掌握社會脈動。

#論壇 #立法院 #團體 #法官 #制度 #恐龍法官 #法官法 #法官考試 #司改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