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來至今仍保留當年使用過的服務證。(潘欣彤攝)
▲吳明來至今仍保留當年使用過的服務證。(潘欣彤攝)

民國五○年代,越戰正如火如荼,每天都有大批美國大兵,得以暫時遠離戰火,到台北來享受難得的假期,他們帶來的大筆美金,養活不少家庭,當時的中山北路、錦州街一帶,以服務美軍為主,酒吧、飯店林立,繁華一時。

民國五十五年,還是高中生的吳明來,為考大學北上,一邊念書、一邊在親戚位於漢口街的華府大飯店打工,專門負責接待從越南來台度假美軍,供吃供住,還有月薪三百台幣,光靠跑腿小費,月收入常破兩千元,「那時全身上下都是美國貨。」

吳明來回憶,泛美航空每天兩班飛機,接送休假軍人往來越南與台北,入關後便有專車接送至當時美軍專屬「海龍俱樂部」,再轉巴士抵達挑選好的下榻飯店,導遊與酒吧小姐早等在店門口,等待即將上門的生意。

吳明來說:「許多大兵一進門,就開始發錢。」當時美國大兵月薪兩百美元起跳,一百美元能換四千台幣,在民國五十年代算是「鉅款」,付每晚一百七十六台幣房款,請人製作一套西裝,包下酒吧女度過五天假期仍有剩餘,也是他們時興的度假方式。

有天,吳明來在大廳看到一位黑人,每天只是坐在大廳,看著《Newsweek》沉默不語,他上前詢問,才知他叫Tim,沒錢玩樂只能待在旅館內,吳明來便請他吃飯、看電影,臨別時,Tim拿出打火機,耍了一陣後送給吳明來,從此,兩人未再見面。「為了幫他點煙,我費心苦練花式技巧,卻從未用到……」讓吳明來感嘆。

#民國 #每天 #美國大兵 #大廳 #T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