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高中散文獎」江蘇地區第一名得主,是〈江山多嬌〉的作者王亦樂。兩千字左右的文章分成33個小段,平均每段不到60個字,有的小段還不滿一行。分段頻頻,好處是轉折靈活,視域空曠,但太多時就會失之零碎,欠缺累積感。好在作者的文筆簡潔、流暢而自然,節奏起伏悅耳。

此文結構單純,面目清楚。可分前後兩大段,篇幅各半。前段描寫中國最北端的縣份,漠河,尤其是更北端的北極村,對於它天然的美景與純真的民風十分讚美。後段描寫舊地重遊,不過一年,那一片樂土竟以人工取代了天然:「北極村被太多地開發了。那片長滿了野草野花的自然的草原沒有了。」原因是「為了發展,為了建設,為了提升綜合國力……」為了增加例証的力量,作者最後又舉西藏為例,說該地海拔太高難以開發,所以珠峰腳下只見簡單的房屋與帳蓬,似乎西藏因此得免文明之禍。然而實情是:「該下雪的時候,雪線以上的山頭不白;雨季,土地乾涸……滋潤我們江河的冰川在迅速消失。」

此文前段描寫以往的美好,富於抒情的感性,後段反過來,訴說今日的滄桑無奈,帶出了生態的逆轉與環保的反省,富於知性的思索。

大致說來,這次高中散獎得獎之作,台灣地區較具環保警覺,更有專業分析,江蘇地區則較富懷舊、懷古的情韻,不很探討環保的困境,可能台灣的後工業時代來得較早,杞憂更深吧。

王亦樂的文句偶見不妥,例如「北極村被太多地開發了」一句,便不像道地的中文,大可改成:「北極村開發過度了。」這種不妥的句法,望國文老師們多加注意。

#描寫 #北極 #高中 #西藏 #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