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昨日刊出羅肇錦教授的文章,羅教授多年來致力於推動客語,於學術界有崇高聲望。包含筆者在內的許多台語界人士亦對其敬重有加。但其專長在客語,對「台語」的發言頗有似是而非之處,筆者在這裡加以澄清。

羅教授一文的重點,在認為一、台灣的語言有許多種,使用「台語」的稱呼容易引起其他語族/族群的不滿;以及二、把這種語言稱為「台語」是一種自我窄化,是自外於以中國為主的其他國家使用這種語言的人。關於這兩點,在學術界早就有對其許多說明。

首先,語言的名稱屬於專有名詞,就語言學專業的角度來看,專有名詞的定義就是我們不會去把他拆開來,細看裡面的意思。就好像「濁水溪」就算有一天水清了,也不會改名叫「清水溪」,地名有「港」的,現在也不一定還在海邊。所謂「台語」,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稱謂,或許目前並非台灣所有人共同的語言,但並非叫「台語」就一定要包括所有「台灣的語言」。就好像廣東是客語的發源地,台灣通用的客語「四海大平安」五個腔調的名稱來源通通都是廣東的地名。加上廣東也有數十個少數民族,每個少數民族自然也有自己的語言。但是也未曾有人因為「廣東不是只有一種語言」而抗議「廣東話不可以稱為廣東話」。同樣的,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是由兩個以上的族群/語族組成,也沒有人說「英語不能稱做英語」,「德語不能稱做德語」啊!那為何要專門針對「台語」來抗議呢?

語言的稱呼,其實是約定俗成的說法,早在日本時代日本政府就習慣稱這種語言為「台語」(更早期有稱呼為「廈門話」的),國民政府時代沿用這種稱呼。「閩南語」這種稱呼的出現,其實比「台語」晚了許久,台灣民間也早已普遍接受「台語」。以語言學的專業角度,其實完全不需要為了「台語」不包括「所有台灣的語言」來反對這種稱呼。

再說,台灣人的「台語」早已因為混合了大量的原住民語、客語和(尤其是)日語成分以及中國台灣兩邊不同的文化、社會環境發展,變成不太一樣的兩種語言,許多時候甚至會有溝通的問題。這種情形之下,硬要說兩邊是一樣的,其實也已有些勉強。

其實,「台語」和「閩南語」的爭議在目前的台灣是無解的,因為無論學術上的證據如何充分,這個問題終歸是情感認同問題:稱呼「閩南語」和「台語」有著完全不同的國族認同。稱「閩南語」是自己把自己的母語當成一種「方言」:「閩」是福建的簡稱。把自己的母語稱為「閩南語」,無形中等於自己把自己定位為中國的一種方言||再說,福建話、廣東話還可以說是中國的一省的話,閩南只是福建的南部,是附屬中的附屬…。

或許對於認同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人來說,稱為「閩南語」可以自我包括在福建和其他地區說這種語言的族群中,可以感覺身為這個大族群的一體,從而產生安全感。但這對於認同台灣是獨立國家的人來說,有著情感上的不能接受。「別人家再怎麼好,也是別人家,不是自己家」,「閩南語」這個稱呼聽在這些人心中,會認為是強烈的自我矮化,有承認自己是別人「細漢仔」的感覺。

在目前,由於台灣複雜的歷史因素以致於這個問題目前無法獲得徹底解決的情形之下,政府應該開放兩種不同的稱呼(也有人提議介於兩者之間的稱呼:「台灣閩南語」),不宜以政治力介入,強行選擇「閩南語」作為教學用語。和台語一樣處於相對華語弱勢的客語和原住民語族,也不需要反而去壓迫同樣處於努力維持自身生存的語言,放棄由來已久並且普遍獲得認同的稱呼。

(作者為台灣羅馬字協會理事長、中山醫學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

#台語 #語言 #中國 #福建 #稱呼 #族群 #客語 #台灣 #閩南語 #廣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