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之所以為經典,正因為文本厚度足以讓後人從各種角度品味與體會,隨著經典成為陽春白雪,後起的考據之學、研究派系各擁山頭,反向地從文本出發的kuso解讀卻也大行其道;刻意要打破對經典的刻板印象與崇高感,直接拿經典開涮的惡搞之作也不乏其人。

推理考證 顛覆有理

顛覆經典大致分成兩種方式,在聯經出版副總編胡金倫看來,能夠以輕鬆的角度,推理的爬梳方式,從反向思考及顛覆經典堪稱顛覆文學的最高段,穆鴻逸的《妖眼看西遊》即是代表。歷來看《西遊記》總認定作者是吳承恩,而這一部百回本《西遊記》既有異物珍獸又有各色神仙妖魔,在中國四大奇書中最容易「誤認」為閒書,或針對此書的解析則多半著眼於在各角色在宗教上所象徵的意義,例如:孫悟空代表的是「心猿」、唐僧代表著「本心」;或有一說八戒、悟空、沙悟淨各代表人性的「貪、嗔、痴」。

然而這樣的詮釋面向顯然對於年輕一代是乏味的,南京的一項針對小學生的調查就指出,大部份的小學生認為《西遊記》和《喜羊羊與灰太狼》一樣太俗太假,永遠邪不勝正!

《妖眼看西遊》則是開宗明義說整部《西遊記》是個大陰謀,作者是用妖眼來看西遊,於是神佛未必是善、妖未必是惡!例如孫悟空的啟蒙老師須菩提祖師收徒孫悟空與牛魔王,根本目的就是為了大鬧天庭,還有個天庭的內應臥底叫太上老君,涇河龍案其實是西天佛國變相在向天庭政權索要利益。

最後,穆鴻逸看百回本《西遊記》既非談禪也非講道,更和敘儒無關,而是作者經心策畫的一大惡作劇,如西方的米蘭.昆德拉一般,故意丟一些評論家喜歡的爭議話題放進小說裡,看看是否會按照自己的預想那樣發出議論!最後穆鴻逸更指出,無需討論吳承恩是不是作者,因為這就是一部合多人之力攢成的彙編奇書,它沒有真正的作者。

另一種對經典的顛覆,以歷史考據與解讀,讓讀者換一種角度看《西遊記》的是大陸四大名作研究學者汪宏華,他考證書中的唐僧並非唐朝僧人,乃是唐儒乃至宋明理學家,儒道釋兼修,天理人欲兼求,這個形象應是由陳光蕊(玄奘之父)與江流(法名玄奘)父子接力、拚湊而成。

惡搞成性 造反無罪

被視為中國炒作派作家的獨孤意,近來則以「向蒲松齡這位偉大作家和《聊齋誌異》這部偉大作品致意」為名,決定推出顛覆版《新聊齋誌異》,還刻意仿效蒲松齡當年在農村的田梗上鋪蘆席、擺茶攤,只要行經的路人講個奇聞故事就可免費飲茶。

獨孤意的《新聊齋誌異》一書,窮盡kuso能事,以原版結尾「後數年,甯果登進士,舉一男,納妾後,又各生一男,皆仕進有聲。」為開端,讓甯采臣和燕赤霞大玩斷背、席方平成了冥府派到人間的臥底,並讓八竿子打不著的法海和尚千里趕來湊熱鬧,欲拆散夫妻最後卻拜聶小倩為乾娘。獨孤意進一步詮釋自己的作法,乃是以驚人和跌破眼鏡的仿作,來喚醒世人對《聊齋》的注目,達到他向蒲松齡致敬的目的。

另一位炒作派作家張一一,則是花了3年時間完成一部欲「驚世駭俗」的《反紅樓夢》,不但在內容上大肆顛覆,攝合了寶黛且讓林妹妹一舉生了7子8女,又讓生性厭惡仕途的賈寶玉官居宰相,最終回還以「曹寡婦正說白頭吟 張光棍反寫紅樓夢」爆個驚天雷,指曹雪芹應該是女人!且是被賈雨村拋棄的女人,一氣之下才寫了《紅樓夢》欲含沙射影,壞賈雨村官聲,最終操勞過度、泣血而亡。

張一一自述寫《反紅樓夢》正因此書儼然成為中華第一名著,今人對其奉若聖經,不敢越雷池半步,因此希望反彈琵琶,權作娛樂,也使國人對它權威崇拜之念一減。為了強化自己的正當性,張一一並搬出民初文人周大荒也曾發表《反三國演義》為例,為造反背書。

過去,學者評論《反三國演義》乃是「為一干英雄,代造完成一統時局。」它蘊含著中國讀者普遍存在的一種文化心理上的理想需求,名為翻案文章,實為抒發胸臆、慎世嫉俗。今人看顛覆文學、kuso之作,不論手法與論述是否高段、文采是否翩然入勝,畢竟也自成了一股文化風潮,這股風潮前不乏古人,後更有來者,姑且不論讀者對於顛覆作品的褒貶或對其推理論述的認同,慶幸的是,這樣的風潮確實在當代引起更多作者與讀者,以較無壓力、非權威的方式重讀經典。

#KUSO #紅樓夢 #顛覆 #西遊記 #蒲松齡 #西遊 #天庭 #經典 #聊齋誌異 #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