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4種歷史悲情籠罩中國人,30年來改革開放的成就讓一些人沾沾自喜。論者指如果將來有一種成型的「中國模式」的話,一定是內政外交平衡發展,內外責任兼修,對內凸顯包容公民自由個性、基本權利,對外包容世界各民族文明。

當代中國人的脖子上有兩道歷史枷鎖:一道是久遠的歷史風情,另一道是近代的苦難悲歌。五千年的泱泱大國文化底蘊與百年的外強凌辱,輝煌的記憶與悲情的回首同時作為今天國人的歷史根基,誰想起來都難免動容唱詞抒懷:百年悲情古今幾國曾有,世紀探索中國何日復興?文明的自豪感與國力的自卑感,曾經的自信膨脹與近代的彷徨無措形成強烈的歷史反差,造就了中國人的歷史悲情。

歷史走到了2011年,辛亥革命爆發100周年,中共成立90周年的年分。緩緩從歷史悲情中走出的中國人唱起了中國模式的高歌,以接續五千年歷史文化的輝煌根脈。然而,中國人要從歷史悲情中走出,至少要清晰地回答以下3個問題:歷史悲情帶給了中國人什麼?消除中國人歷史悲情的途徑中是否包含中國模式?什麼樣的中國模式是中國人走出歷史悲情的最好途徑?目前對中國人是否走出歷史悲情尚無定論。

4種歷史悲情籠罩

1840-1978年以來的中國有難以擺脫的4個階段的歷史悲情:第一個階段的悲情歷經72年(1840-1911),中國人被動地從傳統封建專制國家過渡到了新式的民族國家。一場中英鴉片戰爭以清政府的失敗收場,把中華文明的輝煌面具扯下,把悲情的裡子強行灌入了中國人的近代文化中。第二個階段的悲情歷經17年(1912-1928),中國人被迫在北洋軍閥政府統治下充當了政客們的試驗品,對所謂民主、自由、憲政大失所望。

第三個階段的歷史悲情歷經21年(1929-1949),中國人被迫在抗日戰爭和內戰的雙重折磨中尋找真正的幸福生活。此階段產生的悲情元素導致了中共與國民黨之間的分分合合,中日之間不可化解的歷史恩怨。

第四個階段的歷史悲情歷經20年(1957-1976),中國人在本應帶來幸福生活的社會主義土壤上發動了「反右擴大化」運動、「大躍進」運動、人民公社化運動、「城鄉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運動,使自身遭到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大批幹部和群眾遭受殘酷迫害,全國陷入嚴重的政治危機和社會危機。

被上述4個階段的歷史悲情裹挾下的中國人很難直起腰桿。嘗盡了艱辛的中國人彷徨無措,既害怕失去現有的生活,害怕別人揭中國人的傷疤,害怕其他民族輕視中國人,又害怕重蹈覆轍,曾經的歷史悲情成了中國人的沉重包袱,阻礙了中國人樹立平和的自信。

用中國模式驅散悲情

想盡一切辦法擺脫歷史悲情,成為中國人在現代化道路上的一大歷史任務。從意識形態領域的真理標準大討論,改革開放國策的施行,「中國改革試驗田」的遍地開花,「北京共識」的提出,中國製造的世界銷售,百年奧運圓夢,國慶60周年慶典、世博會、亞運會的華麗運轉,「和平崛起」、「和諧社會」、「和諧世界」理念的宣揚,孔子學院的世界開花,中國經濟總量的世界第二,中國在20國峰會、中歐峰會、亞太經合組織、「金磚五國」、世界銀行中的地位上升,到中國模式的廣泛討論,中國人似乎正在撬動世界、影響世界、改變世界,歷史悲情似乎正在慢慢淡去。

中國人正在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然而這條路是否可以被稱之為中國模式,至今尚無定論。雖然國家高層領導人在公開場合上從未承認有中國模式,但是民間的討論還是轟轟烈烈。網路公共空間中正反兩方面的爭論仍是硝煙未散。

近日有兩本暢銷書都從肯定的角度涉及中國模式問題。一本是英國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馬丁‧雅克的《當中國統治世界:中國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終結》一書,其中代表性語言是:「如果說英國曾是海上霸主,美國是空中和經濟霸主,那麼中國將成為文化霸主」, 這是「可能的未來景象」。另一本是日內瓦亞洲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張維為的《中國震撼》一書,其中驕傲地指出中國的崛起不是一個普通國家的崛起,而是一個五千年連綿不斷的偉大文明的復興,是一個「文明型國家」的崛起。媒體對這兩本書的熱炒說明民眾有這種內在的心理需要──擺脫歷史悲情,樹立大國自信。

可是,中國強有力的政府主導、漸進式改革與對外開放同時進行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道路是不是可以被稱之為中國模式還有待商榷。至今,仍有不少國家不承認中國是完全市場經濟國家,對中國推銷模式理念也心存芥蒂,「中國威脅論」、「中國霸權論」、「中國傲慢論」、「中國傾銷論」等就是這種質疑的產物。同時,國內學界對中國模式的提法也有疑問,有的研究者認為中國模式提法尚不成熟,有的研究者認為中國要慎用中國模式,有的研究者認為中國根本不存在中國模式。現階段,民眾普遍感受到民族主義的非理性蔓延、物價持續上漲、房價持續上漲、貧富差距的拉大、高稅負、環境汙染嚴重、資源消耗大、上學難、看病難等社會問題就在身邊,他們中的很多人也不認為中國形成了所謂中國模式。

缺少為民謀福利本領

今天的中國不缺做大事的本領,缺的是做小事的本領,缺的是為民眾謀一點一滴福利的本領,缺的是為民眾基本權利的實現營造文化氛圍的本領。因而,如果將來中國有一種成型的發展模式的話,那麼這個模式一定具備時空相連的特點。從時間角度看,中國未來的發展模式一定是在注重民眾福利積累的過程中形成的,它一定更多地延續了中國人的憂患意識和務實意識,它一定是一步一個腳印幹出來的。從空間角度看,中國未來的發展模式一定是內政外交平衡發展,內外責任兼修,對內凸顯包容公民自由個性、包容公民基本權利、包容民間組織發展,對外包容世界各民族文明、包容歷史多樣性、包容價值判斷。也許到了那時,中國人才能說真正脫離了歷史悲情的束縛,自信而不傲慢地站在世界民族的大家庭中,為世界文明的絢麗綻放作出貢獻。

(摘自T2011-5-18,作者劉鋒為法學博士,獨立學者)

#中國 #歷史 #包容 #模式 #中國模式 #階段 #世界 #悲情 #歷史悲情 #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