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京都為甚麼沒有遭受美軍大規模轟炸(小規模轟炸難免),以及原子彈空襲?原先歸功於美國美術史家華納(Langdon Warner)的建言──法國則為他們的儒將Renondeau爭功──但後來資料解密,經美日學者研究,實出自當時美國戰爭部長史汀生(Henry Lewis Stimson,同屬曼哈頓計劃的文人上司)的政治考量。原來,美國軍方早早將京都列為最適級AA級原子彈戰略目標(暫不進行大規模轟炸,即為了留待原子彈空襲展現破壞效果),且優先於同級的廣島。但箭在弦上的一九四五年五月至七月,史汀生基於戰後和解困難,日本可能向蘇聯一面倒的國際外交先見之明,幾度跟軍方辯論力主將京都屏除在外,改列長崎為原子彈戰略目標之一。當然,戰爭期間,成千上萬有良知的知識人,縱使互為敵國,都會不忍對方的歷史古蹟文物毀於兵災。華納如此,Renondeau也好,中國建築學家梁思成亦然。本文即側寫梁思成於二戰末期對於京都的憂心關切,不管有沒有確切影響當時的美國軍政高層決策,卻可以讓我們窺見熱愛文化藝術者的美麗心靈。

──編者

在中國本土戰場上,由於中國軍民堅持不懈地抵抗與反擊,終於粉碎了日軍企圖以戰養戰,把中國占領區變為太平洋戰爭「兵站基地」的計畫,有力地配合、支持了盟軍對日實施全面反攻。

在這樣一種全新的戰略戰術與政治格局下,為了保障各戰區文化遺產免於戰火,國民政府專門成立了中國戰地文物保護委員會,配合盟軍對地面文物實施保護。居住李莊的中國營造學社負責人,古建築學家梁思成被徵召至重慶,以委員會副主任身分,負責編制一套淪陷區文物目錄,包括寺廟、古塔、陵園、考古遺址、博物館等一切重要人類文化遺產。與梁思成同時來到重慶的,還有助手羅哲文。

就在梁思成編制淪陷區目錄的同時,對人類文明成果極其重視的盟軍司令部,透過中方請梁思成把日本的重要文物古蹟列表,並在地圖上標出位置,以便在轟炸中留意並盡可能地予以保護。梁思成與羅哲文工作了一個多月才完成任務,在送交地圖時,梁透過中方代表明確表示:如果對日本本土毀滅性轟炸不可避免,其他城市可炸,但京都、奈良不可為,日本民族的文化之根就存留於這兩座古城之中。現在的日本民族猶如太平洋孤島中一棵風雨飄搖、電擊雷劈的大樹,即將面臨亙古未有的毀滅性災難,樹的枝芽可以毀而再長,根卻不能再生,京都、奈良古建築與文化,是世界人類文化財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必須在轟炸中特別注意,把根留住。(上)

#中國 #文化 #梁思成 #京都 #原子彈 #轟炸 #日本 #奈良 #文物 #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