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1出局滿壘的最後一擊,水手甘迺迪在12局下擊出中外野「德州安打」,落點很「巧」;釀酒人羅克伊在9局下的觸擊強迫取分,則是想法很「巧」。兩者巧妙或有不同,卻都成為致勝的「再見安打」。

水手與洋基戰成4平,甘迺迪面對李維拉,史上最可怕的終結者之一,過去對戰僅13支1。老李著名的切球塞到內角,甘迺迪的揮棒明顯遭到擠壓,打出的球卻懶洋洋的飛過二壘上空,硬是讓老李吞下本季首敗。

「比賽就是這樣,」李維拉說:「那1球我投得很好,打出去的球卻自己找到了落點。」

這是甘迺迪生涯第5支再見安打,幫助水手拿下近10戰的第9勝,距離美西龍頭遊騎兵僅有半場勝差。

在米勒球場面對衛冕者巨人,釀酒人教頭換上技巧全面的捕手羅克伊代打。巨人的莫塔抬腿投球,三壘跑者伯朗立刻起跑,羅克伊突然把棒子一橫,把球「點」向投手丘右側,莫塔彎腰沒撈到球,釀酒人3比2獲勝。

大膽的強迫取分,羅克伊只要把球點進界內落地,措手不及的莫塔幾乎就沒機會。「我點了就跑,莫塔沒接到球就放棄了,我開始尖叫,上到一壘大家圍了上來,『腰子』還被打了一拳,不知道誰幹的。」羅克伊笑著說。

#強迫取分 #老李 #甘迺迪 #釀酒人 #最後一擊 #落點 #羅克 #李維拉 #水手 #莫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