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總能讓你更清楚地瞭解一些人,然後自動的對其進行篩選,我們不會像小學生那樣單純、快速地評斷出好壞,但至少有喜好之別。對於台灣人,至少是我接觸過的台灣同學,我一直很喜歡。

去台灣念書之前,總是用「港澳台的學生和歐美學生一樣,他們會讀書?算了吧!」等T諸如此類的觀念對自己洗腦,若不是親眼去看了看,真不知道哪天才會從自己的幻想國度中清醒過來。在這半年與政大學生的交往中,我看到的,是出乎意料的溫暖、努力、踏實和包容。

迷了路 立刻被關愛

國立政治大學,1927年由蔣介石創建,在台灣的諸多大學裡算是頗負盛名,和我相處的學生或許不能代表全台的學生,但和他們相處的每一天,我都感到快樂和驚喜。

第一次走在大家口中神奇的八卦教學樓,抱著走迷宮的心態興奮地沿著教室走,直到走到近乎絕望也沒有找到751教室。不知是茫然的表情還是奇怪的踱步,讓從對面走來的同學放慢腳步輕聲問道「同學,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還有一次在電梯裡,可能是我的表情豐富到人家可以看穿我的心事,抑或人家真的有用心地去幫助和關懷身邊的朋友,才會一眼便被他們看出「連怎麼迷的路都不知道」的困惑。「同學,請問你要去哪裡啊,這邊是南棟,如果要是去北棟的話,你要先下到7層然後走到另外一面才可以的,這棟樓7層以下是連在一起的,上面就是獨立的了。」

用心去關心人家,即使互不相識,即使什麼都不說。人在無助時被關愛,如同冬日裡的陽光,灑在身上,格外溫暖。

大半夜 圖書館奮戰

在那個我始終覺得有點泯滅人性的圖書館24小時「悅讀區」。有天睡不著覺,我邪惡的拿著校園卡竄入此區。哼哼,我早就想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不要命的同學,在此潛心苦學,這大半夜的……。不料,深夜一點半,我卻發現仍有不少的台灣同學在此奮戰。記得和台灣同學一起上西班牙語課,當我還在支支吾吾尷尬的猜著這數字是60還是70的時候,他們居然早就做好功課胸有成竹了,驚歎之餘,無「顏」以對。

某次看著自己不盡滿意的筆記,「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把我的筆記給你一份哦。」「哦,一份?」我還沒反應過來,乾脆就機械地回應道「好啊。」

「今晚發給你,我把它整理成電子版的了。」台灣好友咯咯的笑聲,消除了我因殘缺筆記而起的困擾。

我的台灣同學在學習上的努力,甚至近乎貪婪地投入,不僅糾正了我一直默認他們只會享樂不愛讀書的錯誤判斷,在學習上的共用互惠,一同進步的良好的競爭氣氛著實令我自慚形穢。

作報告 擁有存在感

迫於轉換學分的壓力,每周要到商學院去上令我感到最無力的人力資源管理課,雖然老師講的真的很好。可我偏偏不喜歡這種課程──以高效管理掩蓋對人性無情遏制,不斷尋找探索不至於使工人群起而攻之的壓榨極限點,研究怎樣有效安撫被壓榨的憤怒。這表面上充滿人性卻毫無人性可言的人管課,還要求去訪問兩個企業,做兩份報告,還有一個期末大報告。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那麼的陌生和力不從心。

訪企業,先要聯繫企業,當大家都在拚命的想自己的人際網絡上,到底有哪家企業願意讓我們訪問的時候,我這個從海峽對岸漂來的傢伙,只有無奈的盯著大家乾著急,自己什麼都幫不上忙,在商科上自己又是個門外漢,即便在寫報告上,也只能幫忙找資料寫公司簡介等無關緊要、人人都能做的雜活,至少在這門課上,我都覺得自己在無用地悠閒混著,貢獻極小,頂多在精神上貢獻一下,在報告時站在前面頂頂人氣,在書面報告上占個名額充人數。

即便這樣,和我一組的同學們總是想辦法讓我覺得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恰如其分、略帶包容的分工,讓每個人都各司其職,成熟的包容,讓事情和諧美妙。

我親愛的台灣同學們,總能找出理由讓我喜歡上你們。在和你們相處的日子裡,總會被你們的熱情、親切、努力、包容所感動,謝謝你們,有了你們的陪伴,我在台灣的時光才會如此甜蜜。我喜歡你們,而且,這喜歡,會一直一直真切的存在。

#企業 #包容 #台灣同學 #學生 #筆記 #自己 #同學 #相處 #喜歡 #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