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5月22日在日本東京閉幕,會後發布《第四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宣言》,宣言中有關「3國將在今年內完成中日韓自貿區聯合研究,爭取明年啟動談判」、「努力在今年內完成3國投資協定談判」的決定,備受關注。事實上,建立中日韓自貿區的構想早在2000年初,就被提出,但一直進展緩慢。

三方之利益考量

2003年10月中日韓領導人在印尼巴厘島簽署了《中韓日推進三方合作聯合宣言》,才開始啟動3國自貿區的「學術研究」。

至於官方可行性研究,則直到2009年10月3國領導人才在北京峰會決定成立官產學聯合研究委員會(JSC),對中日韓自貿區的可能戰略影響等進行研究。

直到2010年5月底,中日韓領導人第三次峰會在韓國舉行,發表的《中日韓合作2020年展望》文宣言中強調,力爭在2012年完成自由貿易區的「官產學聯合研究」。

如今,中日韓領導人把原本定於2012年完成自貿區可行性研究的時限提前一年,反映出三方之利益考量。

特別是隨著歐美經濟深受金融危機與主權債務衝擊之際,中日韓均面臨出口市場萎縮的問題,使得3國都需更借重亞洲市場,也為三方的合作提供動力。其中日本震災後導致東北部生產受阻後,匯率升高,出口下滑,也波及中韓與亞洲國家產業鏈,也使建立自貿區事宜變得迫切。

同時,由於中日韓自貿區有利於發揮中日韓間發展貿易和投資的潛力。特別是根據中日韓自貿區民間可行性研究小組基於一般均衡模型對中日韓自貿區的經濟影響的模擬分析,建立中日韓自貿區能夠帶動中國GDP增長1.1-2.9%,推動日本GDP增長0.1-0.5%,推動韓國GDP增長2.5-3.1%,對推動3國經濟增長、擴大對外貿易和提高國民福利水準具有積極意義。

合作有極大空間

當然,由於中日韓3國彼此之間都有敏感產品和敏感領域,如何妥善處理,將是自貿區的大挑戰。例如,隨著中國農產品出口日、韓的增加,3國間農產品的貿易爭端頻繁,日韓擔心中國農產品對他們的農業造成衝擊,將要求很高的保護,未來要在該問題上取得較大進展相當不容易。

即使是中國大陸,根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日韓自貿區影響研究」課題組之分析,相對於日本先進的專用機械設備、日韓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石化產品和部分高端電子零部件來講,取消關稅後,中國企業短期內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加上中國服務貿易領域的金融、電信、零售跟日韓兩國比,還處於弱勢。由於涉及行業利益與經濟安全問題,使得未來談判也有相當高的困難度。

雖然如此,由於中日韓3國之間的投資額僅占3國投資總量的6%,遠不及3國GDP總量占全球GDP的18.6%,顯示投資合作有極大的空間,而日韓兩國關心中國是否能在投資限制上更加開放,放寬日韓兩國在中國進行投資的行業限制等,加上中國也希望加強在日韓兩國進行投資,及吸引日韓高科技產業之外的投資,因此3國之投資協定談判,預期未來將有較快之進展。

此外,由於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宣言除同意進一步加強防災減災和災後重建合作之外,也將進一步發展「綠色經濟和迴圈經濟」,未來將在成立3國「可再生能源產學研創新聯盟」與「迴圈經濟示範基地建設」方面,加強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領域的經濟技術合作,將有利作為持續推動中日韓自貿區的利益基礎與動力。

(作者為師大國際事務與全球戰略所兼任副教授)

#領導人 #中日韓 #中國 #投資 #合作 #日韓 #中日韓自貿區 #研究 #自貿區 #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