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貨物及勞務稅(俗稱奢侈稅)已預定自今年6月1日開徵,財政部所擬之施行細則亦於日前經行政院核定,這個背負著國人「居住正義」期待的課稅即將正式上路開跑。然而,就像是一場秀,未演出之前強烈宣傳造勢,甚至還由大卡司(馬總統)領銜背書,但在激起民眾興奮觀賞的情緒後,接下來看到的卻只是令人失望的劇本。我們知道一切都已經太遲了,這齣戲一定得上演不可,只是眼看著國家稅制遭到如此誤導,不得不為歷史的見證再說一次諍言。

馬總統最近深深感受到選舉連任的壓力,除了親自上陣跑到第一線與民眾做直接接觸與政策溝通外,更積極要求行政院各部會繃緊神經,致力提升政府施政效能,增進民眾對生活改善的感受。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發布的2011年世界競爭力評比,我國總名次雖有攀升,但其中政府效能一項的排名卻從去年的第6名倒退至第10名。由於在政府效能的評比中,財政情勢發展方面的名次倒退最多,可見IMD對我國未來財政惡化趨勢的擔心。雖然馬政府上台後推動了一系列的賦(減)稅改革,但顯然這些作法並沒有獲得IMD的認同。

房地產奢侈稅的開徵本應是政府整頓現行破碎稅制的大好機會,可惜政府的改革眼光與格局過於短淺,以致於成效大打折扣。尤其是打擊房地產的投機炒作,最根本的方法應當是設法阻斷投機炒作的獲利,而要斷絕其暴利,最有效的作法應當是加重對其獲利的課稅,亦即從加強房地產的所得稅與土地增值稅著手。用交易稅的方式來抑制房地產市場的短線交易行為,或許可以產生一些嚇阻性的效果,讓被人為炒作而飆漲起來的不合理價格回歸到較正常的水準,但這並沒有解決房地產市場供需機制失衡的根本問題。只要市場始終存有暴利的機會,永遠都會出現「養地牟利」或「假性需求」等扭曲市場供需機制的逐利行為。即使把一些資金能力較差的短期投機客趕出市場,但只要市場上仍然充斥著口袋深的豺狼客,我國的房地產市場就永遠無法正常運作,而民眾也就無法在「居住正義」下享受到應有的福祉。由此可知,目前的奢侈稅充其量只能說是一種「牛頭不對馬嘴」的解決方法。

由於奢侈稅的課徵目的乃係為了打擊房地產的短線投機,因此法律上首先必須明確定義何謂短線以及區分投機與正常交易行為的不同。根據奢侈稅條例的規定,短線的定義係房地產持有期間在2年以內者,2年以上便無此稅之適用。但是,並非所有的短線交易都是投機,故稅法乃進一步列舉出一些可能在短期內發生的「非投機」交易行為,並排除其課稅。其主要的豁免情況大致分為4類:第一類為從基本屬性上認定者,例如自用房屋且僅有1戶,其之銷售,當不為投機;第二類為從取得所有權的方式認定者,例如因繼承或受遺贈而取得之房地,其取得時間非可任意控制,故其銷售當不為投機;第三類為從銷售發生的原因認定者,例如擁有2戶房地者,但因調職、非自願離職或其他非自願性因素而出售後購的新房地,其銷售該新房地係不得已之行為,當不為投機;第四類則為從政策的整體性認定者,例如經核准不課徵土地增值稅者,為了維持政策效果的一致性,其之銷售,當不宜視為投機。以上這些排除規定,加總起來,共有11個條款之多。

這麼多的排除規定,從正面的角度言,是可以避免奢侈稅課徵的殃及無辜,但從負面的角度言,則是限縮打擊範圍,進而削弱了奢侈稅的課稅效果。尤其是為了讓奢侈稅的稽徵在執行上更便利,且避免造成徵納雙方爭議,財政部在施行細則的訂定上,應當要對上述這些豁免條款給予明確詳盡的補充規定。但是,細則畢竟不得超越母法,而執行上的補充規定亦不得任意限縮了本稅原應發揮的課稅功能。

我國房地產市場上許多建屋案件都是採合建模式,其中又以建屋完成後,地主與建商各自出售土地與房屋的「合建分售」案件最多。在現行稅制下,這種方式讓建商可以利用關係人(親戚或股東)做為地主,而將大部分的合建獲利轉給土地。由於土地部分係依照公告現值課徵土增稅,不論實際獲利多少都無需繳納所得稅,建商藉此規劃幾乎可以逃避掉房屋部分獲利所應繳的稅負。如果這次奢侈稅課徵能夠從所得稅的改革著手,或一併做些配套改進措施,則對我國稅制公平性的提升將會有莫大的助益。令人遺憾的是,財政部不但沒有這樣做,尤有甚者,卻還將「合建分售」擴大解釋為「營業人興建房屋完成後第一次移轉」而可以免課奢侈稅。這種作法無異讓本即沒有對症下藥的奢侈稅,更進而變成一個「虎頭蛇尾」的假改革。

政府效能的提升固然需要從多方面著手並進,但從奢侈稅的例子,我們卻感受到政府極度欠缺改革的專業能力與決心。或許這才是為什麼IMD的國際競爭力評比,每次都給予我國政府效能落後名次的真正原因所在。

#課稅 #銷售 #土地 #課徵 #房地產 #投機 #奢侈稅 #規定 #獲利 #短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