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黃春明上月廿四日在台南演講,遭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蔣為文踢館嗆「可恥」;蔣為文昨天要求黃春明公開道歉,否則將提出告訴。黃春明則強調,他在演講時被干擾、還被高舉「可恥」大字報,「到底誰給誰道歉?」「要告去告。」

蔣為文卅日在台文筆會等社團陪同下,公布當天的錄音內容,指黃春明不僅挾中國勢力向台文界進行文化霸凌,還以「不倫不類」批評台文界的前輩。

蔣為文表示,黃春明選擇以中文進行創作,他個人給予尊重;但對於那些以台語文創作的作家們,他也應該同樣給予尊重,不應該以不實的言論,抹黑、扭曲、批評台文界的前輩作家鄭良偉、洪惟仁。正因為這樣,他才會忍不住嗆黃春明「可恥」。

他強調,「可恥」只是中性的用語,並沒有謾罵、侮辱的意思;反而是黃春明以「北京話五字經」罵他,那才真的是侮辱人。

蔣為文指出,從錄音內容可以清楚聽到黃春明曾說:「我們竟然把我們生活的語言要拿到一個課堂裡面學習,標準字沒有,有的話都是借音借字。這些搞台語文的人呢,一個是鄭良偉,沒有關係,你們有錄影,我就講他的名字,一個叫洪惟仁,還在中央研究院當助理,我的媽呀。鄭良偉還把我的作品用他的漢羅拼在一起的文字,把它翻譯做閩南語,我一看不倫不類,我並不是被翻譯就高興。」

對此,黃春明表示,整件事就是蔣為文指台灣作家用中國話創作「可恥」干擾演講而起,「這他要向我道歉否?」「誰要給誰道歉?」「他有沒有搞清楚?要告去告。」

黃春明指出,日本戰敗後,台灣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民眾會講日文,如果當時執政當局不當作是敵人的語言,而當作是文化的混合「我們就學到了」,可與瑞士一樣說各種語言。

他表示,本土語言不能在教室裡面學,阿公阿嬤就是最好的本土語言老師,鹿港、宜蘭等地的本土話都不一樣,沒有誰對誰錯,地方也有地方的特色,語言是從生活裡面學習,這是很自然的事。

對於整起事件愈鬧愈大,黃春明說:「我是覺得很好。」因為以往大眾媒體都著重八卦、血腥,很少將文化變成大事,認為是可以浮上檯面討論的。

#黃春明 #語言 #蔣為文 #台文 #道歉 #創作 #干擾 #良偉 #錄音 #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