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不愛吃白米飯的我,覺得油飯不是飯,而是特別的食物,帶著喜氣和歡樂勁,我怎麼能不多吃一點油飯?

最近收到了一盒滿月油飯,想起生平第一次吃的油飯在我小弟滿月時,小弟是家中惟一的男兒,他的滿月是大事,那一陣子我也跟著爸爸媽媽忙進忙出,他們出門去訂油飯我要跟,把油飯送給鄰居親友我也要跟,那一陣子家中堆滿了一盒一盒的油飯,媽媽囑附我不要吃太多油飯,因為糯米不好消化,吃多了會鬧肚疼,我才管不了那麼多,趁家中大人不注意,我就一直偷吃油飯,我喜歡油飯中那些爆炒過的魷魚、香菇、蝦米、紅蔥頭的香味,也喜歡糯米那黏黏QQ的口感,小時候不愛吃白米飯的我(但現在卻很愛),覺得油飯不是飯,而是特別的食物,帶著喜氣和歡樂勁,我怎麼能不多吃一點油飯,眼看家裡端放的油飯都快要送光了,媽媽又說生了小弟她不會再生了,以後我還吃得到滿月油飯嗎?

後來我的確沒再吃過幾回自家或別人送的滿月油飯,滿月送油飯的風俗被送蛋糕取代,但隨著年紀長大,可以自己出門尋覓美味時,我也發現台北許多傳統市場內都至少會有一攤賣油飯的,像艋舺的三水市場、大稻程的永樂市場、雙城街的晴光市場、大龍峒的大龍市場等等,都買得到當天現做現蒸的油飯,現在油飯可以天天吃了,但每次吃油飯我都會想到小弟的滿月,他那肥嘟嘟的小臉小手小腳,這樣的小弟今年也四十五了,時光過得真快,小弟也沒吃過他自己的滿月油飯,他沒有我幸運,未曾分享那一陣子家中的歡喜,那樣美好歡樂的時光,一盒又一盒香噴噴的油飯滋味飄滿家中,那時父母都年輕。

長大後我曾和阿嬤討教過怎麼做油飯,阿嬤說先要會挑糯米,在還沒有六輕的年代,當年大家心中最好的糯米就是濁水溪的長糯米,糯米最好當天現洗現蒸,而不是浸泡過夜,這樣做出來的糯米飯比較不傷胃,蒸糯米也有工夫,要蒸兩次,先蒸三十分,掀蓋過在糯米上灑水再蒸,如此蒸出來的糯米才會透心。

糯米選得好不好,蒸得好不好,決定了飯口感好不好吃,而拌料會決定油飯味感可不可口,阿嬤說拌料要選品質好的紅蔥頭、埔里香菇、北海道魷魚、台灣劍蝦蝦米、肉絲,先用麻油爆香紅蔥頭,再逐一爆香其他食材,千萬不可省功夫一次混合爆炒,最後將所有爆炒過的材料混合開小火慢熬,火候要控制得宜,魷魚、蝦米、肉絲都宜軟口而不爛。

在攪拌糯米飯與拌料時,南部人還會加肉燥,北部則只加拌料,因為南部有肉燥,油飯反而較不油,北部則更顯得較油光光。攪拌油飯要攪得粒粒分明,此時就可以看出炊蒸的功夫好不好了,蒸得太熟就會黏乎乎的不好看也不好吃。

為什麼油飯會成為滿月的祝賀食呢?我想是因為糯米是華夏民族最早食用的米,歷史比後來居上的秈稻米更有古意,因此祭祀神明會用糯米,小孩滿月代表不容易被神明收回去了,為了謝神明而蒸糯米吃,糯米又不好單獨食用,加上古代被認為珍貴的油成為油飯好食用,此外,油也有賜福之意,古今中外都有用油塗抹新生兒的風俗,不管是耶穌油膏滴身或彌勒佛油亮的身子,油都具有保護之意,滿月吃油飯也是同理,保護滿月的嬰兒也祝福世人。

#糯米 #拌料 #滿月油飯 #媽媽 #一盒 #家中 #小弟 #油飯 #爆炒 #歡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