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了三峽大壩,長江流域似乎也變了樣。雖然尚未找到直接科學證據,江西省眼看鄱陽湖因大旱縮水一半,生態面臨劫難,數萬漁民生計堪憂,因此研擬在鄱陽湖北端的湖口,興建一座約二點八公里長的大壩,蓄水防泄。這種自力救濟的做法,引發各界辯論,「江湖博奕」一說浮出檯面。

今年三月起,因乾旱使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的水位急劇下降,有些湖床變成無邊的大草原。天氣異常是其一,背後則是「三峽工程從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江湖格局』。」三峽水庫蓄水後,湖水大量注入江中,破壞原有的平衡,江西山江湖開發治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王曉鴻如是說。

為保湖蓄水,江西省成立鄱陽湖水利樞紐工程領導小組,規畫在距長江廿七公里處的鄱陽湖北端湖口,修築一座約二點八公里長的混凝土大壩,提高鄱陽湖枯水季節容量,以達供水灌溉、保護濕地生態環境、消滅釘螺,並促進航運、旅遊、發電與水產等綜合效益。

東方早報引述江西省有關人士的話說,由於三峽大壩攔截蓄水,長江水位低於鄱陽湖水位,湖水大量外洩,再不採取行動,「中國最大淡水湖將成為歷史記憶。」建壩規畫由江西省長吳新雄親自領軍。

面對各方質疑,三峽總公司不以為然,指出江西的指責「沒有道理」,鄱陽湖水位的消漲不能簡單歸因於三峽工程。專家稱,這次爭論源於國務院《三峽後續工作規畫》的出台正逢長江大旱,引起外界諸多聯想。

北京著名經濟學者茅于軾透露,三峽工程雖經多方論證,但他當年提出百年或三百年後,三峽大壩報廢時將如何處理?官方並無論證,且工程由政府強力主導,不是很客觀。

同濟大學環境工程與科學學院教授李建華則認為,江西建壩也違背自然規律。不少專家擔心,鄱陽湖築壩將使長江中下游的水資源問題更嚴重,「長江流域幹支流各地搶水加劇,今後武漢、南京等壯闊的江面也許會變成一條水溝。」

#江西 #規畫 #大壩 #三峽大壩 #長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