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年大聯盟球季結束之後,紅襪隊年輕的總管艾普斯坦掛冠求去,球隊老闆怎樣慰留也留不下來。在記者會上,老闆亨利說,「我對這件事情要負全部的責任,也許,我不適合擁有這支球隊」。這個把球隊的成敗擔負在自己肩上的態度,讓許多人為之動容。三個月之後艾普斯坦重新回到紅襪的陣營,他跟亨利一起打造出來的紅襪,在二○○七年又拿到一座總冠軍杯。

相反的,上星期紐約大都會隊的老闆在媒體上把球隊所有明星球員一個一個拿出來罵,變成了整個聯盟的笑柄。他說我們紐約的白癡才會付這麼多錢給球員,還批評自己的球隊爛得跟狗屎一樣。這個老闆威爾朋先生跟馬多夫詐騙案牽扯不清,他把馬多夫騙來的基金當成提款機,整支球隊的財務規畫是依據每年可以從馬多夫老鼠會那邊拿到兩位數利息的假設,毫無意外地,在詐騙案被揭發之後,球隊的財務立刻陷入困境。

大聯盟在上個月才接管了現金不足的洛杉磯道奇隊,同樣經營不善的紐約大都會變成了下一個可能被管收的對象。還好在最後關頭大都會隊找到了新的金主,威爾朋把球隊將近一半的股份大減價賣出,暫時補足了金錢的缺口。不過,大都會隊真正的危機尚未解除,由於球隊疑似曾經大量挪用馬多夫的資金,詐騙案的受害者已經提告要求威爾朋賠償他們的損失。如果威爾朋敗訴,球隊還是可能難逃破產的命運。

對大多數的球迷來說,球隊財務的狀況跟現實生活距離遙遠。儘管大都會隊的市值跟去年相比已經少了十三%,今年又要再降低不少,球迷欣賞球賽之際,不見得會有甚麼不同的感覺。可是球隊老闆不尊重自己的球員,還揚言要把下年度的球員薪水預算腰斬,立刻就挑動了球迷的憤怒。許多大都會的球迷要求威爾朋把球隊脫手,甚至是給聯盟接管都好。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大都會嶄新如羅馬競技場重現的花旗球場的票價越壓越低,可是空位卻越來越多,減少的票房收入對球隊的財務窘況,只能說是雪上加霜。

大都會隊的情況,台灣興農牛的球迷恐怕是感同身受。興農隊在球季開始前把陣中最好的打者便宜賣給統一獅隊,然後在沒有真正二軍板凳深度不足的情況下,藉本土化之名不雇用洋將。興農目前的戰績墊底,買票進場的球迷跟電視收視率都大幅降低,對存在二十幾年的中華職棒而言,這種經營模式的存在,無疑是極大的侮辱。

不幸的是,台灣並沒有一個真正擁有權力跟資源的職業棒球聯盟,可以約束或制裁無心經營的球團。經過多次放水醜聞的中華職棒,在逆境中繼續獲得球迷的支持,也以自由球員跟基本薪資這些制度的改革逐漸邁向真正的職業化。今年,除了興農之外各隊的票房跟收視率都持續成長,是值得樂見的結果。然而,要等到這些次級球團離開,我們的職棒才能獲得最終的救贖。

(作者為運動專欄作家)

#聯盟 #球迷 #球員 #財務 #球隊 #老闆 #馬多夫 #興農 #把球隊 #威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