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全球的經濟情勢非常詭異,天災人禍不斷,不論歐洲、美洲與亞洲新興市場國家或者已開發國家,都出現罕見的異相。台灣在這波經濟動盪的浪潮下相對安定,但是面對可能爆發的全球經濟系統性風險,從政府到個人都應該提高警覺,針對各種可能的危機未雨綢繆,以防萬一。

希臘破產危機是冰山的一角,這個禮拜一希臘兩年期政府公債的利率飆到25%,除了跑不掉的歐洲央行,幾乎所有投資機構都想要清空帳上的希臘公債,希臘政府公債相對於指標的德國公債利率(約2%),高出23個百分點。市場認定希臘政府在短期內已經破產,不論國際貨幣基金(IMF)與歐洲央行如何輸血,實際的債務重整已經無法逃避。

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公司PIMCO投資長伊蘭(El-Erian)認為,希臘政府債券的投資人,最終將必須承受40%至60%的虧損。如果伊蘭的預測成真,這將是二次戰後以來,投資在所謂開發國家所出現的最大損失,也將徹底改變教科書與投資界對於風險投資的定義;當然,也會連帶引發長期的信用緊縮效應。

希臘債信惡化的速度太快,讓歐洲央行與IMF 左支右絀,政府破產的列車已經累積了一長串。包括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以及義大利,所有國家的政府公債利率,都遠比一年前爆發危機、IMF出手紓困時的利率要高。希臘利率飆漲的因素之一,是IMF必須在六月底之前撥款170億美元,而IMF在撥款前夕有意逼迫希臘承諾更大的財政緊縮;雖然估計這筆款項還是會順利發出,卻讓市場驚覺,歐豬四國將長期陷於衰退與困頓,復甦遙遙無期。

同樣面臨25%高利貸威脅的,還有大陸沿海的大量中小企業主。這些從山東、江蘇、浙江、福建、一路到廣東,曾經創造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奇蹟的中小企業,成了人行貨幣緊縮政策最大的受害者。農曆年前許多中小企業主就已經用月息兩分(年息24%)在地下金融市場周轉,農曆年後只有短暫的回跌,從四月之後,在不同的城市與省份,民間借貸利率不斷升高,民營企業倒閉潮已經爆發。

大陸中央電視台《經濟半小時》節目報導,大量的民營企業因為周轉不靈而倒閉。也有當地的擔保公司直言,如果資金持續緊縮,下半年將會有30%的中小企業停工或倒閉。

大陸資金緊縮的現象,與最近長江中下游大旱異曲同工,以往豐沛的洞庭湖、鄱陽湖水量只剩下二分之一。銀行的資金雖然沒有這麼嚴峻,但是貸款都優先給了國營與省營企業,而民營的中小企業就只能像裸露崩裂的土地,任隨陽光曝曬。但是大陸人民銀行不敢放鬆銀根,因為通貨膨脹的壓力仍然龐大,人行擔心緊縮力道一鬆,資金又全跑去炒房地產了。

大陸的民營企業如今陷入缺乏營運資金、勞工薪資暴漲、原物料價格居高不下,又加上突如而來的電荒,不利因素四面煎熬,可以說是1993年資產破滅以來,最為嚴峻的一年。上海綜合股價指數從四月下旬至今一路下跌,一個月內跌掉12%,今年新股上市股超過一半跌破發行價,種種跡象都顯示,市場資金緊縮的效應正在擴大。

3月11日爆發大地震的日本,至今也還在持續下挫的趨勢當中。日本央行總裁白川芳明5月28日公開說,日本政府財政處於「非常嚴重」的狀態。雖然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災難之後的經濟重建會帶來強勁復甦,但是日本政府財政已經走到懸崖邊緣,再擴大財政支出勢必仰賴中央銀行出面購買公債,日本央行及至目前為止仍然拒絕走上這條路。尤其是日本財政稅收持續下滑,史坦普與穆迪等信評公司已經調降債信評等,日本需要災區重建,卻找不到財源來緩解瀕臨中風邊緣的政府赤字。更何況,菅直人政權搖搖欲墜,政治上的真空勢必難以將日本從陷入流沙之中拉出。

台灣最近出現的警訊,其實都是受到國際經濟亂流的影響。例如扁政府時期喊的兩兆雙星已經成了幻影,電腦產業突然面臨轉折點。這些警訊不是台灣個別的問題,而是導因於全球需求不振、政府財政緊縮等根本的困境。這些國際困境,短期內不可能解決,我們仰賴的大陸經濟,在資金緊縮與通膨隱憂的雙重夾擊下找不到出路;大陸仰賴的美國經濟,至今尚未從金融海嘯中恢復,今年又出現罕見的大水災與風災,聯準會必須停止量化寬鬆措施卻遲遲不敢下手,全世界的系統性風險正在升高當中。

政府努力對外招商、擴大開放引進大陸觀光客、打房抑制炒作,這些都是該做的,但是無法因應萬一國際經濟出現重大波動的衝擊。面對當前歐豬四國泡沫已破、日本財政瀕臨破滅的威脅、大陸正在努力對抗通膨泡沫、美國也在回收量化寬鬆的前夕,我們必須慎防全世界同步「擠泡沫」的衝擊。相關主管部會應秉持臨淵履薄的態度,及早擬訂應對方案以備不時之需,保護好不容易創造出來的復甦果實。

#利率 #大陸 #資金 #緊縮 #IMF #日本 #政府 #全球 #中小企業 #希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