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多數人都有這個心理準備,但是當副總統蕭萬長主動與媒體茶敘,宣布兌現「世代交替」的承諾,不再與馬總統搭檔競選連任,更多人對副總統「還我初服,歸隱林泉」的決定,還是有著若干遺憾與不捨。畢竟在當前這個講究「爭權爭利」的年代,已經很難再看到這種「得我盡心盡力,捨我心安理得」的政治風範。

猶記三年多前,馬英九與蕭萬長聯袂舉行記者會,正式宣布「馬蕭配」,馬總統特別強調要請蕭萬長擔任「重振台灣經濟大戰略的總設計師」,讓全民為之振奮,理由很簡單,經過太多選戰權謀與貪腐弊案的台灣,太期待一個藍綠政治放兩邊,民生經濟擺中間的新時代。

當時,蕭萬長在記者會即不諱言,他一向主張世代交替,希望給年輕人機會,但情況特殊,台灣經濟面臨困境,需要更多人參與,他才應允馬英九的邀約。這個「承諾」很多人都忘了,但是,蕭萬長沒忘記。早在今年四月下旬,他就再向馬總統重提舊約。

這三年多來,蕭萬長不改初衷,為台灣經濟盡心盡力,也從不放棄建言機會。今年三月間,他接受媒體訪問時也直言,他不是沒有聲音的副總統,相較於自喻「深宮怨婦」,卻一貫大鳴大放的前副總統呂秀蓮,蕭萬長深諳副手的「藏鋒哲學」,言所當言,卻絕對不會不擇時機的隨便放炮。

這其實也符合蕭萬長「多做事,不做秀」的專業官僚性格。當年他還在國貿局長任內,為了美國祭出「三○一法案」,要求台灣開放美國畜產品,他站在第一線挨農民砸向他身上的雞蛋,臉上帶著諒解的微笑,一言不發,那個時候他的父親才過世入土沒幾天。事後,他說父親告訴他,凡事要看得遠,要顧全大局,「柔和與忍耐是必要的修持。」父親的教誨讓他更體諒弱勢者的心情。

很多人幾乎沒有印象,蕭萬長在行政院長任內到底說了什麼話,卻不會忘記,他帶領的團隊讓台灣安穩度過東南亞金融風暴。他真的不多話,但只要開口就是具體而言,尤其不扯無聊的政治空話。

二○○○年「連蕭配」落敗,國親泛藍營悲憤之情瀰漫,他沒讓自己陷入失敗的情緒,心心念念還是台灣的發展,為此,他曾經出任扁政府經濟顧問小組的召集人,但始終堅持兩岸應有更緊密的經濟合作,更在馬蕭配成型後仍毅然帶隊出席博鰲論壇。即使到現在,他還是直言無隱,認為兩岸經貿合作老是欲迎還拒不是辦法,臨別贈言他還是強調自由化與國際接軌的重要。

一輩子思考台灣的經濟發展,他卻不是唯經濟論者,在經建會任內,他首度提出「國土規畫」的願景,很遺憾,這個遠大的構想,在他之後無疾而終。日本遭巨震海嘯重創後,蕭萬長受訪時說了一段話,「人類已經走到不能一直想要跟大自然挑戰,漫無止境耗費能源的地步;經濟需求與環境保護如果不能做到兼籌並顧,可能經濟發展要讓步,永續的環境要優先。但是,政府不管做任何政策,都要先有準備。」

是的,政府任何政策,都要先做好準備!蕭萬長提前主動宣布不再搭檔,就是要讓馬總統做好準備。他沒說出口的或許是不只準備競選,還要準備為台灣做更多事,當他不再任副手,政壇還有沒有人肯把心力放在國家願景的思考與規畫之上?

無可諱言,蕭萬長主動退出,讓「馬吳配」更具體,馬英九在五月中旬的國民黨中常會上稱許吳揆,他交代「災後重建、疫情控制、經濟復甦」三項任務全部達成,國民黨人更看重吳揆辯才無礙,能為自己的政績辯護,把民眾刻板印象中的「無感」說到「有感」。

對比蔡英文確定代表民進黨競選二○一二年總統後,黨內除了忙著費心擺平諸天王的「做事的位子」外,扁系大將紛傳歸隊,著眼點不外乎因扁家弊案官司纏身的幕僚群,個個都擅長選戰操作。吳敦義的選舉戰鬥力確實更強,但是,想得更長遠一點,台灣不能永遠陷入「術」的搏鬥,勿忘蕭萬長的用心:眼前的政績、未來的遠景,才是讓台灣永續發展的唯一法門。

#政治 #副總統 #準備 #競選 #經濟 #馬總統 #多人 #台灣 #蕭萬長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