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藝見作品:臺北市立國樂團《情定北市國》時間:2011年5月21日地點: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如果要簡單的來描述這幾年台北市立國樂團的風格特色,「創新」與「跨界」四字應當是不差的形容。不論是在和不同的音樂類型作結合、在表演上加入視覺與戲劇的成分、還是透過新的創作來探索國樂團表現的可能性上,北市國的活躍,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在團長鍾耀光先生的帶領下,樂團不但和國際級的唱片廠牌合作錄製並發行專輯;同時還在知名經紀公司的安排下,展開國外的巡演計畫,這些斐然的成績,對於台灣現有的職業樂團(無論中樂、西樂),都具有一定程度的指標意義。

5月21日在台北中山堂所舉辦的「情定北市國」音樂會,節目內容有和影像視覺搭配的《國樂情人夢》預告篇;兩首加入大提琴與西樂元素的協奏曲;作曲家鄭冰為二胡、國樂團和女子合唱團所創作的全新作品;以及和京劇名伶魏海敏女士合作的《孟小冬》組曲。整場音樂會依舊充滿「創新」與「跨界」的色彩,從中到西、從音樂到戲劇、多媒體,相信對於聽眾來說感受必定是刺激與新鮮的,好比探險者乘船航行與大洋中,期待一個又一個未知新天地的發現。

然而一刃兩面,成就北市國這幾年的原因,也常是許多關心國樂發展人士們的憂慮,再不斷追尋「新」與「變」下,究竟基礎何在,是否飛的太高太遠,而找不到落腳之處?以狹義的角度來看,整場音樂會要和中國傳統民族音樂有強烈連結的,當屬鄭冰所寫的協奏曲《望兒山的傳說》。雖說在手法上仍然可見得到現代西樂式的創作技巧,然而不論是在取材及器樂演奏考量上,都是以民俗器樂的特色為出發點,雖新但不失傳統。鍾耀光先生的兩首作品《霸王別姬》-寫給京胡和大提琴的協奏曲、《孟小冬》組曲雖是描寫傳統中國的歷史和人物,曲中也有若干沿用傳統戲曲中的音樂來作改編,但在創作的本意上,可以看得出作曲者希望能夠融合不同的音樂風格和元素,而形成一種新的可能,實驗性的意味濃厚。

開場的《國樂情人夢》,主要是在預告樂團12月的音樂會。配合影像演出了一場帶有推理色彩故事的序篇。音樂上雖選用了三首經典國樂曲目如《梁祝》、《月夜》等,但在效果上只停留在為戲劇作襯樂,也可惜了兩位獨奏家王瀅絜與王銘裕的精采演出。

由芬蘭作曲家Paavo Heininen所作,江賜良改編的《歌曲兩首》,或許是整場音樂會最讓人驚艷的作品。原創雖是西樂編制為考量,但改編後在聲響效果上仍然出色,與獨奏樂器大提琴間的配搭也合諧而不突兀。芬蘭演奏者卡圖恩技巧高超,音色變幻自如,讓這個充滿詩意與意境的作品,在當天的音樂會中,有著完美的呈現。

演出過後,觀眾的反應熱烈,這是對於樂團和創作者的肯定與鼓勵。只是在高亢的情緒過後,現代國樂究竟要走往何方?答案似乎還在黑夜之中繼續沉默。

『新藝見』由中國時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策畫,每隔周日於〈旺來報〉刊出。

#西樂 #作品 #兩首 #國樂團 #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