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政院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積極推動下,台灣的企業與金融機構全面採用新版的國際會計準則(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 IFRSs)已經箭在弦上。金管會在2008年10月宣布,台灣決定從「逐步增修國際會計準則以與國際接軌」(convergence),改為「直接採用國際會計準則」(adoption),之後在2009年決定時程表,要求所有上市上櫃公司從2013年正式採用IFRS;最近更密集召開說明會,包括6月8日由金管會主委陳裕璋親自主持IFRSs服務中心揭牌典禮。台灣從行之多年的美國會計準則(US GAAP)轉移到IFRS,已經是不可逆轉的政策了。

雖然金管會陳主委在各種場合,都強調這個會計準則的轉換「影響屬於中性」,金管會的官員們也在最近幾場說明會中,向業者表達推動新制度的決心,但是業界對於政府強制導入IFRS仍然存有強大的疑慮。對於會計準則這樣抽象、充滿複雜細節、難以具體說明的議題,近日竟然能夠占據媒體大量的版面,顯現企業界對於這個政策,存在著龐大的不安與疑慮,這是金管會官員們不可輕忽的現象。

表面上,質疑聲浪最大的來自金融業、特別是壽險業者,金管會似乎認為只要對銀行或者壽險公司多做說明,或者給予部分彈性,就可以平息業者的反彈。但是,我們認為金融業者的疑慮只是冰山一角,以金融業者受到金管會嚴格監督、大事小事都管、積怨與恐懼不斷升高的情緒下,仍然由行業公會發出集體的質疑,業界的擔憂恐怕不是「多做溝通」就可以解決的。

我們必須重視的是,金融業者不只是IFRS的「適用者」,更是「使用者」。銀行業對於所有上市公司龐大的放款,都植基在財務報表的基礎上,以電腦財務模型做為放款的標尺。會計準則的全面轉軌,一方面銀行本身的財務報表就會有劇烈的變化,另一方面,對於銀行整體可貸放的額度,對於不同產業、不同財務評級的企業,乃至個別公司的放款模型,都會出現複雜的變化。而這些放款額度的變動,又會回過頭來影響到企業與金融機構的財務報表。

整個國家的銀行與企業,都會因為財務準則的更動而發生連動,出現「狗追尾巴」的連環效應。並且IFRS本身又不是靜止的準則,而是不斷在更新、解釋、修正,我們不相信台灣的銀行業者已經做好如此複雜的準備,我們更不認為台灣金管會官員已經有能力掌握這些變動。

此外,我們必須提醒,許多上市上櫃公司的財務操作,已經遠比金融業還要先進與複雜。台灣的老牌上市公司大多已經轉型為控股公司,不是單純的製造業者,這些控股公司的財務準則,在IFRS的變動遠比現有的要保守與複雜。此外,大型電子公司的財務操作,買賣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規模,複雜度超過銀行的比比皆是;這些公司在IFRS準則下需要做甚麼樣的調整,恐怕遠遠超出金管會所理解的程度。

事實上,從金管會目前的規劃,6月8日才剛剛提出以「台積電、兆豐金、上緯、穎台」四家企業做為試算標準,而且要到「第三季」才能夠完成第一版試算,接著舉辦幾場說明會後,明年起就要銀行與企業開帳採用IFRS。這樣的暖身,規模不僅太小,速度又太慢,說白了還是要業者自行摸索,最後只好都花錢求助會計師,倉促上馬。

金管會的官員都是清官,都相信採用「保守的會計準則」是對金融市場最大的保護,也都以為對IFRS的疑慮集中在銀行與壽險業。但是,保守未必是最安全的保障,否則人類就應該全部都用走路,不要搭乘汽車飛機這些高風險的交通工具。保守,更可能是災難的源頭,萬一如壽險業者所警告,IFRS將會造成整體壽險業淨值一千多億的減損,那才是無可挽救的災難。

我們希望陳裕璋主委與金管會官員們了解,保守不是最佳的策略,能夠掌握動態的未來,才是真正安全的保障。在沒有充分掌握IFRS對台灣產業可能的衝擊之前,務必三思而行。

#IFR #企業 #保守 #財務 #金融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