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春山居圖》終於合璧了,這合璧是件大事,既是大事,解讀者就盡可有自己的角度:從經典而言,這是還原;就美術史來說,增添的還不只是個動人的故事,故事中,你更可以看到美學的起落與變遷;而從兩岸看,自政治到情感,能解讀與期許的自然也多。

的確,看合璧,從現實看它的議題迴響最大,自專業講,它的故事性也特別迷人,但如果畫的本身不是個經典,這種種可以寄寓的其實都將不存。所以說,合璧還是得回歸「合璧」的本身--它讓你親見經典的完整。

要經典完整,正因經典沉澱或投射的是整個文化最深、最高或最精微的部分,它穿越時空,可以成為不同世代的共同座標,這座標讓我們不致因一時的起落而迷惘、因一時的成就而自大。

經典映現的正是這歷史長河的內在,從歷史長河看一時分合,就容易照見彼此的我執與局限。所以說,真看富春山居的合璧,即就現實,也得回到經典的本身,才能真正具現或引出它該有的意義。

意義之ㄧ是在共同的文化經典前,兩岸應該呈現更大的歷史視野,以此視野看待我們下一步的作為。

作為最直接的,也許就是讓這合璧在大陸出現,合璧讓我們照見自己只是傳承者之ㄧ,於是,讓不同的傳承者都可親炙原貌就是我們的責任,否則就枉為這個角色,就只可能是個文化的守財奴。

要在大陸展出合璧,政治的風險與困擾自然不會少,但兩岸即便在一定程度對立的時期,都可創造入台證與台胞證這等高度政治性的機制,則於文化上又有何不能!?

免於司法扣押的訴求看來冠冕堂皇,其實是借題發揮,兩岸自來有第二渠道,法也不是一成不變,能否在此作為,考驗的其實是執政者歷史的觀瞻與政治的智慧,在台灣合璧後如何再現新局,坦白說,我們有權力抱有一定的期待。

#現實 #政治 #文化 #歷史 #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