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快遞物流市場成長也令全球四大快遞巨頭DHL、FedX、UPS、TNT聚集此地。FedEx則選擇落腳廣州建立亞太轉運中心,UPS繼上海國際轉運中心落成後,位於深圳亞太轉運中心也在去年5月正式啟用;DHL除現有的香港中亞轉運樞紐中心外,上海轉運樞紐也將在明年投入營運。

事實上,在四大快遞國際企業中,DHL是最早進入大陸市場的快遞物流公司,從1980年代開始就已經進入大陸市場,並和大陸對外貿易運輸集團總公司合資成立中外運敦豪國際航空快件有限公司。

DHL亞太區行政總裁許克威日前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看好大陸市場潛力,各家國際快遞競爭者都已聚集此地,但他認為DHL身為最早進入大陸的快遞公司,對市場理解、開發,以及當地市場對DHL高達90%的辨識度都使得公司經營大陸市場時的優勢不在話下。而他也直指,本土化是DHL有自信贏得競爭對手的關鍵。

人才本土化優勢

今年4月,DHL就在上海設立全球首家實體型的物流管理學院。外界就認為DHL此舉啟動了亞太區人力資源業務戰略新布局。而許克威也自豪地透露,人才本土化是DHL耕耘大陸市場時的一項重要策略,像是全大陸DHL七千多名員工中只有一名外籍經理人,而今年度啟動的「國際快遞專家認證(CIS)」的訓練專案,就是致力在提升員工的知識、產品認識。

「讓員工專業、知識得到很好的發揮,運送貨物的需求,報關的條件,培養員工在做的事情,除了籌組大陸本地學校,我們每一個城市都有培訓專家進行各種培訓。從產品知識到員工的基本態度,這是一個很大的投資。」許克威說道。這項人才投資案,預計今年10月,DHL遍布全球的10萬名員工都將完成這場訓練。

而事實上,DHL針對大陸快遞市場的布局不單從人才培訓上可見一斑。DHL除了現有在香港設立的中亞轉運樞紐中心之外,也將在上海設立北亞轉運樞紐中心,總占地面積達88000平方米。許克威表示,DHL選定上海作為北亞轉運樞紐中心,是為了因應市場成長量的增加,在2012上海轉運樞紐中心落成後,能夠分擔香港樞紐中心的運量。

他也說,選定上海從效率的觀點而言也是符合經濟效益的。目前,大陸北方區域的快遞業務都必須運送到香港後再轉運至美國、日本等區域,從路線上都還是一個「大V」的運送路線,成本也會相應提高,但未來一但上海中心落成後,像是北京等區域就可以送至上海樞紐中心再派送貨物,不論航班規畫、運送效率都可以得到更適切的定位。

重心國際快遞業務

近來,大陸本土快遞物流業者快速興起,面對後進者的挑戰,許克威直言,「本土快遞的發展還是需要一段時間整合時間。」他分析,目前大陸這塊市場的成長有很大的部份是仰賴網路購物,如果市場未來能夠形成一定規模,但以目前市況而言,本土快遞業仍舊必須面臨獲利低、價格混亂、品質不一的弊病。許多客戶的選擇仍是以價格為優先判斷,但最終送貨品質卻難以控制。

也正因如此,DHL在大陸國內快遞業務情況未明的情況下,將把營運重點放在國際快遞業務。日前,DHL更宣布出售旗下全一快遞的股權。2010年DHL收購全一快遞時,原本打算以此品牌搶攻本土快遞業務,但2009年大陸頒布的新《郵政法》對於外資信件快遞的禁止,卻使得國際巨頭發展國內快遞業務時遭遇挑戰。

許克威此前接受採訪時也說,「這一規定不僅包括獨資國外快遞企業,還包括合資快遞企業,這也意味著,被中外運敦豪收購的全一快遞按照法律規定不能從事相關文件的遞送業務,而文件遞送的業務量是很大的,可以占據整體業務量的35%。」

事實上,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大陸從事快遞業務的企業基本上由外資、國營快遞與民營快遞三者瓜分。包括DHL、UPS、FedEx、TNT四大國際快遞企業,多能應用其資金、全球網絡取得優勢,而以中國郵政(EMS)、民航快遞(CAE)、中鐵快運(CRE)代表的國有快遞企業,則是仰賴背景優勢和國內網絡在國內快遞市場處於領先;民營快遞企業,他們數量居多,占據市場近80%比重,其中順豐速運、宅急送和申通快遞已開始從局部向全國擴張。

今年1至4月,大陸全國規模以上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9.9億件,收入達到214.2億元。

其中,同城、異地、國際及港澳台快遞業務收入分別占全部快遞收入的8.8%、58.2%和26.9%,業務量分別占全部快遞業務量的22.5%、73.4%和4.1%。

#快遞業務 #大陸 #企業 #快遞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