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9月18日Life亞洲版,封面故事乃前蘇聯共酋史達林女兒Svetlana Alliluyeva投奔自由故事。

另有華裔水彩大師,專擅都會風物之曾景文繪圖,刻畫當下台北生活,四五年級生重睹,往事歷歷如躍眼前。中華商場初建成,霓虹閃熾,火車轟隆,青少年哪吒徬徨。如今,一片平夷,市容整頓,白色時代苦澀青春,新人類無動於衷矣。

最奪目交通工具,自屬三輪車。下層庶民出賣腳力,吃苦當吃補,驀然返目,猶感鼻酸。外人觀之,卻具東方詭秘,撩人遐思,三輪車,跑得快,上面坐個蘇絲黃,誠可觀光,5000GIs時來尋芳,此又台北夜不堪回首處。

廟會舞龍,彷彿元宵節,提燈龍者,八家將者,並立街頭。舞龍者頭戴斗笠,台北仍不失鄉土泥味,迥異於經濟起飛後濃妝豔抹。俯視廣場,則猶是首倡革命者孫中山。可嘆,曾大師寫生未及牯嶺街,若及可堪追想舊書業盛況。

素樸台北城,遙望環山含笑,雖則政治高壓,亦具淡淡閑思。圓山大飯店未問世,影像中似為前身台灣大飯店,永遠的第一夫人招待所也。築於1902年,明治橋依舊汩汩之基隆河上靜臥,唯已應景易名中山橋矣,無高速公路之凌空而過,無花博之花枝招展。而今,明治、大正、昭和、兩蔣,俱往矣。

憶曾收得一卡帶,「我的鄉愁,我的歌」。服役間,赴板橋觀賞雲門舞集公演,屈指居然二十餘年前塵。客家同鄉吳盛智聲籟,久久不散,彼於壯年不幸車禍死亡,空留「男人立志出鄉關」等果斷誓語。更早,忙碌的青年詩人楊喚,情急趕路魂斷中華路平交道。惜哉,暮色未降,蝴蝶和蜜蜂們已帶著花朵的蜜糖回家了。

楊喚未完成的五○年代,反攻號角近乎尾聲,庶民生活色彩平淡無奇,男女老少腳踏實地,其為黃昏的故鄉,無殊異於中南部城鎮。至後來,摩天大樓、富麗洋房、高架橋、快速路,紛紛拔地而起,捷運後來居下,潛行其間。今非昔比呀,聯勤兵工廠現為信義計畫區,黑松汽水現為微風廣場。

終究不可攔阻,台北城被置入新秩序,戰後麕集之避難聚落,騰空為中正紀念堂、大安森林公園,圓環、龍山夜市古味流失,都市更新刻正伺機蠢動。老台北身影,獨於蹣跚拾荒者、嗜睡流浪者、子夜黑白切、黎明熱豆漿,迷離見之。

台北新故鄉,舊影可待成追憶,連同貓王、披頭四、美空雲雀、森進一、原野三重唱、蔡咪咪及五花瓣合唱團,那些歌,那些鄉愁。

#Life #舞龍 #大師 #三輪車 #台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