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債務違約風險所引爆的歐債問題,已到了與時間賽跑的地步:一方面,希臘危機可能擴散到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甚至比利時和法國,對歐元區乃至全球經濟穩定造成無比嚴重威脅;另一方面,歐洲銀行業已無可避免要立即承受巨大衝擊,風險溢價明顯上升,引發新一輪全球性金融動盪,也威脅整個歐盟的經濟穩定和歐元的世界地位,進而對世界經濟帶來極大衝擊。

人均負債逾5萬美元

目前希臘對外債務是4830億美元,等於每個國民平均負擔外債超過5萬美元,是其平均所得的2.1倍,而包括政府發行債券、基金與應付利息的國家總債務,超過2.3兆美元,財政債務占GDP比重,2010年為156%,預期到2012年光是公共債務就達166%(歐盟設定希臘的赤字目標上限是7.5%),表示這種「資不抵債」的狀況,即使把整個國家的公私部門資產都賣掉,也還不清目前所有的債務。

真正會讓全世界震顫的是PIGS(葡、愛、希、西)的合計債務金額已達42兆美元,是美國次貸窟窿的近3倍之大,若再擴大併計,整個歐盟(評級低而違約可能性高者)的債務額竟高達100兆美元,是全球GDP總額64兆美元的1.6倍,希臘違約若是第一張骨牌,則後續的崩塌當然不堪設想。

新馬歇爾計畫度難關

今天對希臘債信危機所有當事人,包括債權人、希臘人民和歐盟而言,進一步援助希臘恐怕會是「愚蠢」想法:新一輪援助不過是用新債償還舊債,不僅不會提高希臘還錢的可能性,甚至反而適得其反。近日,歐盟越來越多政治家、經濟學家和企業家呼籲,要對希臘實施二戰後美國幫助歐洲經濟復甦的「馬歇爾計畫」,以幫助希臘度過難關。

但是,歐盟對希臘兩輪救援總金額,已是希臘GDP的100%。隨希臘預算減少、增稅等緊縮措施之蠶食經濟成長潛力、經濟停滯和鉅額債務,勢必嚇跑所有投資者;更何況,幾乎沒有歐盟國家相信希臘會兌現其改革承諾。就目前實際情況看,希臘根本沒有恢復經濟健康、重建債信的任何充分條件;而其國內強烈反對緊縮計畫的政治勢力,包括公務人員、工會和反對黨,根本不會接受改革。

高福利模式到了終點

除了對外求援,將國有資產私有化,是希臘籌集資金緩解國家債信危機的另一個相對較好的辦法。不過,真要治本,就得針對超高福利制度進行開刀,削減公共部門開支和國民福利。從這次希臘債信危機中,似乎也讓歐盟看到了高福利國家模式已經走到了終點,也讓世界其他國家的主政者深切體認兩件事:第一,高福利必須要有高收益來相對應;第二,任何國家的金融部門都不能片面無限度放鬆,實體經濟才是穩健國家實力的絕對必須。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高福利 #債務 #終點 #希臘債信危機 #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