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文創熱,把藝術企業化、國際化經營,最好能夠上市櫃,是許多想成長、做品牌的經營者追求的目標。但放眼業界,目前也只有老大哥titto琉園執行長王永山辦到了!

擁有銀行、汽車、保險領域管理經驗的王永山說,由於之前沒有類似的產業可以參考,所以投入水晶玻璃藝術事業17年至今,許多經營之道是花時間摸索、思考,才能有所領悟,尤其他發現,「管理企業不難,但管理一群藝術家很難。」

所以王永山曾經幾度掙扎、矛盾,所幸總能在管理和藝術間找到平衡後,豁然開朗。

例如,琉園長期創作中高價琉璃禮贈品,一旦想要另闢新的平價禮贈品系列時,便發現藝術家們有包袱,仍採用質精的設計卡片、盒子包裝,這些花費可能就占了售價僅幾百元禮贈品的20%、25%成本。

但王永山也清楚,正是因為藝術家不計投入的付出,才成就了titto琉璃藝術的精品品牌,於是他想出新的因應對策,成立新的部門或小組,成員約三分之一是新人、三分之二為舊人,聯手推動新的產品、品牌形象,也帶動舊人跳脫既有思考。

再者,王永山也曾擔憂過市場跟風,唯堅持用創意和品質抗衡,仍能保持領先。

華人世界近代琉璃藝術始於1987年起,由琉園、琉璃工房引進並創新脫蠟鑄造技法,進而掀起琉璃創作熱潮,光是過去10年間,從琉園散出去設廠的就有10幾家,還不時有其他業者守在琉園工廠門前,喊出加薪挖人,算算目前兩岸琉璃工廠至少有130家,競爭激烈。

但當王永山靜下心做分析,大陸琉璃廠的品質意識還不到Fine Art的水準,至少落後台灣3到5年,國內10大知名設計師又有三分之一在琉園。但大陸近3、4年靠著資金、場地、話題優勢,並請國外技師助陣,正加緊趕上來;反觀台灣優勢是以創意取勝,有想法和品牌,Fine Art通常來自思想自由的靈魂,對設計、內涵和品質的尊重,這點不是靠挖角、模仿可以達到的。

所以隨著琉園發展琉璃藝術技法愈臻成熟,王永山進一步領先創新,今年5月推出與故宮合作的「心同器」系列,將中國鐘鼎文化結合現代玻璃藝術,改寫青銅器在文物史上以青銅為材質的面貌。

接著6月,發表首次與國際藝術家Michael Young合作的「共構」系列,將西方設計原創,融入中國古建築的窗櫺、藻井等元素,加上現代電腦科技的輔助,「藝」起東西。

王永山表示,按人類的算法,「今年滿17歲的琉園,正是要『登大人』的階段。」以往琉園作品多半以中國文化與美學為主要作品的元素,今年起朝向東西交流的議題與方向邁進,應用更廣泛的技法和產品,把玻璃文創帶向新的領域與境界。

近年琉園將重心擺在兩岸,有上海嘉定廠這家全球最大水晶玻璃脫蠟鑄造廠做後盾,結合故宮推出心同器系列,將全力開發大陸市場。王永山強調,看好大陸中產階級大量冒出頭,高消費人口愈來愈多,大量購買文化精品提昇生活水準,這些年將是琉璃工廠決勝負的關鍵,琉園今年大陸營收可望首度超越台灣。

明年,琉園再推出一個搶攻大陸市場的秘密武器,用現代技法做出不同用途的「生活琉璃」,有酒器、杯盤、花器、配飾、空間等系列產品,把現代玻璃藝術引進中國文化裡。

喜歡蒐藏古玻璃的王永山透露,琉園籌畫生活琉璃有7、8年之久,有一組人負責東西玻璃研究,走訪國外百來家玻璃學校、協會、研究單位與藝術家工廠,目前最好技術是在歐洲4大王室家族,已積極掌握關鍵技術、文化論述,形成讓中國人可以體驗文化現代化的想法、知識和做法,讓水晶玻璃豐富生活,這是具有中華文化底蘊的台灣企業,才有條件辦到。

例如,酒器是古時表徵士大夫身分、氣質的禮器,像有3支腳的酒器「爵」,拿起來喝時,有2支腳恰好頂住臉部,不致遮住凝望對方的視線,類似這種古文獻記載,有意義造型、文化傳承的生活容器,乃至王公貴族的傳國重器,都是琉園創作靈感來源。

王永山強調,玻璃文化在戰國時代便出現,比起西洋玻璃源自17世紀更早,隨後在唐朝、清代曾經復興,但很可惜都被當成玉的替代品,因此他相信,玻璃材質在中國有很大發展潛力與實力,除了是中華原創文化,中國的人才也是最大資源,琉園的願景是要「打開中國的玻璃世界」。

所以如今的王永山是興奮的,「無限風光在險峰」是他此刻心境寫照,也期許琉園成為一個「大膽」的企業,不斷迎向創新挑戰。

「我們不要一種風格,而要跟不同的創意互動,帶工藝設計師跳脫、超越框架。」王永山指出,隨未來玻璃產業往2個方向發展,一是民生用品,市場胃納大,一是文創精緻品,滿足藝術、蒐藏市場需求,琉園將致力於呈現新禮贈與新生活美學,傳達現代人追求生活美好的態度。

#現代 #王永山 #大陸 #中國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