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古蘭漫畫節與美國聖地牙哥漫畫節並稱全球最重要兩大漫畫盛會,每年吸引四十萬人參加,它不只在漫畫交易市場有重大影響力,更因鼓勵原創及呈現漫畫的多元面貌,而被各國漫迷視為朝聖之地。

台灣首度參展,以《Taiwan Comix》合輯參加另類漫畫同人誌大獎就入圍前七強,雖未得到首獎,台灣的漫畫實力讓人驚艷,促使主辦單位決定邀請台灣成為下屆主題國。台灣漫畫家悶很久了,卻未輕言放棄創作與發表機會,漫畫家私下發起的活動在漫畫節異軍突起,令人感到驕傲。

八○年代鄭問進軍日本,精湛水墨技巧震驚漫畫大國,一九九一年日本漫畫家協會頒獎給鄭問,漫畫界大老石之森章太郎特別感謝鄭問在日本漫畫界的瓶頸時刻,帶來這麼大的刺激。

台灣漫畫最蓬勃的年代,朱德庸的《醋溜族》、《澀女郎》,蔡志忠的《諸子百家》系列,敖幼祥的《烏龍院》等,為台灣漫畫找到不同於日漫的敘事風格。然而台灣出版社不願培植本土人才、政府也無視漫畫家的成就,任憑他們自生自滅。

近年中國大陸積極扶植漫畫產業,一年至少投入七億新台幣,諷刺的是,他們端出的旗艦作家幾乎是從台灣出走的創作者。長久以來,政府只等著台灣之光出現,然後錦上添花,缺乏長遠計畫,優秀人才只好離開家鄉,另謀出路。

成為安古蘭漫畫節主題國,或許不能拯救台灣漫畫產業,但這代表官方對國際文創環境不了解,以及缺乏整合國內產業的能力,一個漫畫展暴露這麼多問題,台灣的文創人還是只能靠自己!

#鄭問 #漫畫節 #台灣漫畫 #機會 #主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