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棵曾經是台北平地最大的老樟樹,二○○九年因大巨蛋開發案而移植死亡,最近台北市政府決定永久保留老樟樹的枝幹作為紀念。希望郝龍斌市長進一步誠心悔過,面對松菸老樹之死,否決第二顆巨蛋,用第二座森林公園,作為將功抵過的贖罪工程。

那一年的二二八,我們總共有六個人因環抱老樟樹而被警方逮捕、拘留,溫炳原還待在樹上二十七小時,後來檢察官均以言論自由而不予起訴。當時環評還在進行中,上千棵應列為受保護樹木的老樹,卻被推倒砍除或移植,以便淨空交地給開發商遠雄。我們之所以採取抱樹(Chipko)的自力救濟手段,是因為見到前一年市府移植三百棵老樹,才幾個月就死了一百多棵,樹木銀行變成列隊等死的樹木墳場,老樹張著枯朽的枝椏向天,令人驚心動魄之餘,市議員陪同學者專家前往現勘以鑑定樹齡的前夕,自知理虧的市府,竟全數送往焚化爐「毀屍滅跡」。

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第六條明定「屬公有土地者,其受保護樹木以原地保留為原則」,市府的眼睛只看到「無法原地保留」的後半段,樹木保護委員會淪為討論技術的「移植」委員會。然而技術無法堅持專業中立,而常常受到政治與商業利益的干預而扭曲,技術萬能還是不能,總是先射箭再畫靶。彼時樹保委員主張,光復南路大門兩列蒲葵應該原地保留,業者認為從下方挖空施工成本太高,且技術上無法確保樹木能夠存活;同一個會議上,場景換到這棵最受矚目的老樟樹,開發商卻突然有完全的信心。

近年各地層出不窮的民間自發護樹運動,政府對媒體報導「砍樹」都極力澄清只是移植,面對松菸老樹移植大量死亡的質疑,則稱「得到很多經驗和教訓」。但花博移植上百棵老樹,許多龍柏仍舊在移植後暴斃,綠建築因此染血;文化局自己的市長官邸ROT開發案,至今牆上告示仍以搬遷變電箱隱瞞綠地蓋房子的事實,更粗暴地把老樟樹攔腰鋸斷。

松菸這棵老樟樹並非位在基地的正中央卻非移不可,一則因為廠商極大化商業利益而全面往下開挖,另一是L型的基地大幅限制了設計的可能性。老樹原本就急需呵護,移植就算沒死也剩半條命躺在病床上,有權力的人,把長輩的生命放在財團的利益之後,這是老樹悲劇最該被檢討的政策價值順位。老樹軀幹留下來紀念的地點,應該是他成長一輩子的原生址,而不是現在悲愴的受難地。

至於樹保委員會處罰主導大巨蛋BOT的教育局十萬元,一點都不痛不癢。這些官員不懂十年樹木的珍貴,當然更不懂百年樹人的道理,搞出天怒人怨的北北基聯測爭議,也不會太意外了。 (作者為綠黨發言人)

#松菸 #棵老樹 #老樹 #技術 #移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