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過去兩周的持續報載,有關北北基聯測的「高分低取」爭議,如同連續劇一般,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從一開始台北市教育局的強硬態度,要求受害學生自行參加轉學考;到十二日台北市長不僅親自道歉,並且宣布可改分發。我們從此朝令夕改的決定看出:原來執政者的教育政策可以如此的人治、原來學生從來不是教育政策施行的目的、原來台灣教育改革的失敗,就在執政者短視選票的民粹執著!

今年六月底北北基聯測成績出爐,卻造成許多學生「高分低就」的結果,對此,台北市教育局竟然強硬表示說:「談不上什麼疏忽啦!」經過兩個星期的抗議,台北市長最後宣布:北北基聯測申請入學並完成報到的考生,只要認為自己有高分低就的情形,即可報名「改分發」。然而,問題是何謂「認為」自己高分低就?這樣的「主觀」判斷標準如何界定?改分發名額僅有二千,但高分低就的學生有四千名,那究竟又該捨棄誰呢?有哪個考生會在主觀上捨棄自己?有哪個家長會在主觀上捨棄其子女?已報到學生的註冊費學校又如何善後?……這些可能出現的問題,難道在做決策時都沒有想到嗎?

其實,之所以會有這個爭議的產生,歸根究柢在於市長競選時的一綱一本政策,但是,這個以「學生」為名的政策,卻忘了國中生的壓力在「升學主義」,而非一綱一本還是一綱多本,雖然政策是一綱一本,國中生還是不斷考模擬考、做參考書或測驗卷、補習,到底有沒有減壓?實在令人懷疑!為了貫徹這個競選諾言,無視外界的反彈,而堅持舉辦北北基聯測,最終產生這個無法彌補的錯誤。

然而,在各界質疑北北基聯測之際,市長除了表示歉意外,更進一步表示:「聯測是因分發技術不夠周延,導致部分考生誤判情勢,但採取『一綱一本、自辦基測』的政策方向並沒有錯。因此,明年將續辦北北基聯測。」由此看來,競選政策的執行率(未來選票的爭取),永遠凌駕於學生之上。試想:學生的求學無法中斷也無法重來,這也是教育政策好壞的重要性。每個莘莘學子的未來,不是道歉可以彌補,也不是如同實驗般,隨時可以「砍掉重練」。

除了「高分低就」學生權利的受損外,「重分發」的決定,也將對參與二次基測的學生產生衝擊。因為改分發的公立高中職的名額,原本是會回流給參加二次基測的考生,如採行「重分發」將造成回流的名額蒸發,顧此失彼,直接摧毀考試的公平性。其實,由於當初台北市教育局的斬釘截鐵,使得許多考生摸摸鼻子去參加二次基測,考完試後,卻被告知名額的變動,讓這些再度努力一個多月的考生情何以堪?在此,或許官方會以「政策沒有信賴保護的問題」直接打回人民的請求,最後只能又淪為「陳情」、「抗議」的迴旋!

沒錯,從法理來看,政策確實沒有主張信賴保護的可能。但是,從教育政策施行→抗議→修改政策→再抗議→再修改…的輪迴來看,攸關全體國民的教育政策,永遠處於「人治」的狀態。為避免責任的訴追,一切以政策之名運作,逃避法治國家保障人民權利的「法治」監督。

影響成千上萬學生的教育政策,由於選票的因素,而一變再變,在在顯示出我國距離「法治」國家還有一段長遠之途。台灣教育改革的成功與否,關鍵在於執政者是否將教育政策的目的對焦於學生。而台灣學生的悲哀就在於,總是成為教育政策的白老鼠!如果教育政策的規劃是以學生人權保障為出發點,那法治國家的基礎即得以在學校生根。

(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特聘教授兼系主任)

#市長 #教育政策 #一綱一本 #學生 #北北基聯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