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去年底英國新內閣以縮節支出來減少赤字與舉債負擔後,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也提出2014年前達成財政收支平衡的撙節方案,隨後並在參議院表決通過。為何全球國家債務負擔會惡化得如此快速?而問題的解決與責任又該以何種新機制來予以貫徹呢?

由諾貝爾獎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所促成的浮動匯率,在於依循市場法則,讓階段性的經濟變動與跨國交易需求,與全球資源的布局調整等因素,共同來決定匯率水準,以減少固定匯率制度下的僵化遲鈍與政治操縱。

而在浮動匯率下,外匯市場瞬息萬變,企業就必須先做好避險規畫,因而在交易與投資過程中對金融服務業的需求無所不在。在浮動匯率下,企業多了自主性,而政府責任變少,兩者之間也不必太多協調配合。

但不幸的是,這樣的金融放任與貨幣自主權,再加上民主政治定期改選的壓力,不僅在晚近以來造成全球的熱錢流竄,更在假象的低融通成本下,讓各國債務負擔比起二次大戰期間還要高;最終,更導致債信破產的國家與傳聞此起彼落。

釜底抽薪之計,是各國必須共同面對金融業過度發展的迷思。其次,縮減政府支出不必然會擴大失業,反而會讓產業與就業方向加速,轉往有自償性的產業面發展;而減縮的預算額度,除了部分可供作消弭債務外,更可做為人力養成與社會基礎建設之用。

最後,各國政府必須堅決對通膨宣戰;同時對於投機交易與特定的大宗物料要聯合進行課稅。在國際熱錢氾濫之際,用央行發債來回收資金的意義與效果都不大,反而只會淪為資金短期避險的最佳去處;而利率緩升的趨勢也只是打擊到資金口袋不深的人,對於地下游資與熱錢的四處漫燒無能為力。

當貪婪與惡意以市場機制做面紗時,選擇自由的效益僅只是表象,這就好比陷落在熱鍋上的螞蟻,雖然各自努力,終究也惘然!在撥亂反正的決心外,文明國家還需要有共同的立場與智慧。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副教授)

#浮動匯率 #避險 #企業 #債務負擔 #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