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音樂節並非只是單純在夏日安排幾場樂季外的演出,更多是擔負教育推廣、普及音樂的功能,過去台北市立樂團、國家交響樂團曾出現在夏日舉辦音樂節的想法,但考慮其執行難度以及環境整備不足等問題,至今依然是見影不見人。如此一來,也讓上海交響樂團捷足先登,成為兩岸三地第一個在夏日主辦音樂節的交響樂團。

夏 日 音 樂 節 功能多

以國外樂團的經驗來看,在夏天打造音樂節,絕非只是一種入時的想法,其實在節慶的背後,更具社會連結的意義。交響樂團平時的樂季音樂會,演出場地以音樂廳為要,屬於殿堂級的活動,夏日音樂節的精神則要打破殿堂走入人群,票價、場地都更親民。

夏日音樂節舉辦的地點,以美國交響樂團為例,多在城郊或避暑勝地,因為夏日對於外國民眾是放鬆自我以及與家人相處的時刻,他們習慣離開城市擁抱自然。音樂節包含許多戶外演出,民眾可在草坪席地而坐,邊聽音樂邊野餐,樂團的團員也會卸去燕尾服,改以輕鬆的行頭出現。

提升民眾對古典樂的興趣和接觸面,音樂節的曲目安排更為多元,另外,音樂節大多伴隨音樂營,讓青年學子,在夏日擁有與他人共樂與樂團團員切磋的機會。

上 交 取經美國

上海交響樂團在舉辦音樂節之前,曾遠赴美國取經,他們考察的對象「檀格塢音樂節」長期為波士頓交響樂團的夏日之家,在全球擁有極高聲譽,5千多人的小鎮,到了暑假成為音樂城,湧入上萬名旅客。其他美國重要樂團,克里夫蘭管絃樂團以Blossom音樂節為根據地,芝加哥交響樂團與Ravinia音樂節維持長年合作關係。

去年上海交響樂團首創MISA,原本計畫吸取國外經驗,把音樂節搬到城郊,上交副團長周平笑說,此一大膽想法經過市場調查後,發現可行性極低,因為上海人還是習慣在城市生活。

因地制宜,去年上交在汾陽路和淮海中路口搭建起巨型帳蓬,一共舉行13場音樂會,團員摒棄燕尾服,觀眾允許攜帶飲料入場,票價從30人民幣起跳,總計吸引二萬人次。著重教育成效,上交與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合作,徵選高中和大學生組成上海學生樂團,音樂節中有機會與上交成員同台演出。

卡 司 陣 容 舉世一流

音樂節由上交音樂總監余隆與英國皇家愛樂音樂總監杜特華擔任聯合總監,杜特華近年與大陸樂壇互動密切,又曾主掌費城管絃樂團Saratoga夏日音樂節長達20年,成為不二人選。余隆強調,上海夏季音樂節要提供給民眾一個新環境,讓大家轉變一種方式來欣賞音樂。

7月31日登場的第二屆MISA規模不小,除地主上交之外,邀請皇家愛樂、東西會議廳管絃樂團(指揮巴倫波英帶領)共襄盛舉。大提琴家王健、吉他演奏家楊雪霏、鋼琴家李雲迪、女高音黃英等,均為兼具本地性及國際知名度的音樂家。

周平指出,在設計MISA節目時,想法與規畫樂季的思維很不同,樂季推廣經典,MISA則是「在古典中偏流行,在流行中偏古典」。

例如:開幕音樂會安排伯恩斯坦、皮亞佐拉的作品;王健與楊雪霏合作西班牙和南美風情音樂;阿姆斯特丹爵士樂團與上交同台;8月13日的閉幕音樂會宋祖英與聲樂家廖昌永、魏松將進行民族小調和西方美聲的對話。系列節目還有「夢想舞台」的設計,被徵選出的民眾,有機會在小型舞台上一圓音樂家之夢。

MISA的構想和概念逐漸到位,但在氛圍上,上交有更多期待,周平說,今年配合上海文化廣場開幕前的試營運,演出節目大多在室內舉辦,尋找適合長年演出的戶外場地,依然是樂團未來的目標。

台灣接觸西方甚早,交響樂團舉辦夏日音樂節的想法,早就落地台灣,卻欠缺落實機會。外在的挑戰在於,台灣的夏季實在太熱颱風又經常來襲;戶外可考慮的演出場地,台北有大安公園、兩廳院廣場、台中有圓滿劇場等,但是樂團和場地的管理大都歸屬不同單位,需要技術上的突破。

至於內在的挑戰,大部份國內樂團的預算,只夠因應樂季演出,舉辦夏日音樂節,需要的是額外的預算,經費從何而來,政府是否願意補助,企業是否有心贊助是問題。此外暑假對於台灣大多數的公立樂團來說,屬於放假的季節,暑期得加班演出,合約勢必得重新調整。以上難題,若無法層層突破,夏日音樂節在台灣,看來將繼續有影無形。

上海夏季

音樂節(MISA)

時間:7/31至8/13

www.sh-symphony.

com/misa/

#音樂 #上海 #上交 #舉辦 #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