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語稱「投手」為pitcher,不只表示「投擲」的動作而已,而是具有「組織」的意思,把投手看成一個故事或歌曲的編寫者,讓節奏有快有慢、有高有低,如此才能曲折迷離、扣人心弦。對王建民而言,即將重返睽違兩年的大聯盟,筆者相信他應已體悟,若要東山再起,恐怕不能再像以往般當個下沉球的thrower,而是必須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投球內容豐富多變的pitcher。

連續在三A的兩場復健賽,建仔的下沉球似乎都沒有到位,以致被擊出的安打既多也紮實,反而因為搭配了其它變化球,才使得場面尚不致完全失控。這說明建仔若能善用投球節奏,即使拿手的下沉球仍在尋求過去的球感,也還能勉強穩住陣腳。

離開球場兩年,而且肩膀曾受過傷,不論是就生理或心理來說,建仔都不必也不易再現以往那種動輒九十二、三英哩的下沉球威力(太過用力催球速,可能造成再度受傷)。因此,對手結實擊中其下沉球的機率相對也就提高不少。尤其回到大聯盟,打者強度與經驗又更上一層,若要以目前均速不到九十哩的下沉球面對更難纏的對手,實非易事。

如此看來,建仔恐怕不能再像過去般只倚賴招牌下沉球。依我陋見,目前效力於洋基隊的「老」投手賈西亞(Freddy Garcia),也許是值得建仔觀摩學習的對象。

現年三十五歲的賈西亞最早效力於西雅圖水手隊,生涯最輝煌紀錄是單季十八勝六敗、三‧○五的自責分率(當年拿下美聯MVP),那年是他加入水手的第三個球季,時年才廿六歲。此後漸走下坡,十年內兩進兩出白襪,並曾轉戰國聯的費城人,今年才落腳洋基。

十多個球季征戰操勞,加上曾經受傷,老賈已經無法再投出超過九十英哩的速球,但他卻已經領悟了「以柔克剛」之道,充分利用他拿手的指叉球與變速球,搭配偶然出現的八十八英哩快速球,快慢高低左右飄忽不定,竟也能耍得對手抓不到正確的擊球時機,以致今年到目前為止共先發十七場,雖然只拿下八勝,但防禦率卻是耀眼的三‧二一(這是他生涯次低的ERA)。

老賈擅長的球路,王建民都會,重點在於如何投得更到位(印象中建仔的控球一直不太穩定)。我們自然很期待建仔能再現過去滾地球王子的風華,但若礙於生理條件限制,相信球迷們會更希望建仔切勿勉強催球,而是設法轉型成像賈西亞般的投手,以銳利的進壘角度及快慢落差的球速來重建他事業的第二春。(作者為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

#英哩 #賈西亞 #球速 #建仔 #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