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大陸社會貧富差距急劇拉大,如何改革收入分配?重慶日前發布辦法意欲促進共同富裕,論者則指民眾要追求自己的正當利益,一定要告別對父愛主義的幻想。

7月23日,重慶發布「促進共同富裕」的12個具體辦法,將共同富裕提到空前高度。如扶持微企以創造就業、建4000萬平米公租房,確保國有資本收益的30%用於民生,擴大土地承包經營權、林權和農房「三權」抵押融資的規模和範圍等,都有明確所指,如能一一落地,弱勢群體短期獲益當可預期。

社會財富在強弱階層中急劇斷裂已是既成事實。學者估算,中國當前基尼係數已超過0.5,收入分配天懸地殊,堪稱世界之最。

收入分配天懸地殊

追問兩極分化的禍源,就不得不追溯到中國作為轉型國家這一「特殊國情」。

學者對此有扎實研究。在《灰色收入與國民收入分配》的報告裡,王小魯推算出2008年全大陸城鄉居民可支配收入總額為23.2兆元(人民幣,下同),比國家統計局「資金流量表」的住戶可支配收入高5.4兆元。這5.4兆元,約占當年國民總收入的15%,俗稱灰色與黑色收入。這筆藏在權貴階層壁櫥裡的巨款,主要圍繞權力產生,極大地惡化了強弱群體之間的財富落差。

毋庸諱言,在30多年改革過程中,始終有一條權力變現的潛流存在。透過對土地、資金等生產要素的強勢支配,設置各種准入障礙壟斷重要行業,不受限的權力以此獲得巨額腐敗租金,這才是中國貧富差距畸高的核心原因。權利缺失者,隨之以物質貧乏;權力強大者,要積蓄財富易如反掌,這已是社會共識,並成為很多人進退取捨的內在標準。

其實,不談灰黑色收入,只看政府、企業與個人的收入比例,也能發現貧富日益懸殊的原因所在。從1997年到2007年,勞動者報酬占GDP的比重從53.4%下降到46%,而且這幾年繼續下降,政府與企業收入占比則一路上升。快速的財政增速,配之以極不相稱的公共服務,使二次分配的矯正作用基本淪為空談。

告別父愛主義幻想

國強民弱,使追求共富不得不靠政府的自省與善心。但僅靠政府善心,顯然不足以實現共富。改革前,權力全面配置資源,無法形成靈敏的價格體系,中國人只好共同貧窮。現在雖然加入市場要素,權力改革依然任重道遠,國民財富分配還是得屈從權力邏輯。主政者施仁政,則民眾得實惠;運氣不好時,遇上一個不靠譜的地方官,百姓只能艱難度日。

政府也有利害計算,這本是常識。缺乏社會的異體監督,政府不可能做到利益完全中立。「趙孟之所貴,趙孟能賤之。」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要想走向共同富裕,初次分配要按市場規則,再分配則必須由納稅人說了算。

所以對民眾來說,追求自己的正當利益,一定要告別對父愛主義的幻想。惟有權利明確無誤,並有法律保障,農民土地才會真正值錢,市民才不會連房帶地被「無償收回」。

為達成可持續的良治,政府要深化改革,讓權力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自覺接受人民的監督。共富是財富分配向正義原則的回歸,更是社會經濟權利的落地,是民眾支配生活的自由擴展,非如此不能真正避免國民分裂為對立階層的悲劇。

(摘自《南方周末》2011-07-28,作者戴志勇,原題:依靠權力的分配實現不了共同富裕)

#收入 #富裕 #收入分配 #分配 #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