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徑零點一公分、長約兩公分的細小蚊釘,原本用在裝潢木工上,而今卻成了台灣藝術家陳浚豪用來「臨摹」宋代名家古畫的材料。陳浚豪在個展「蚊釘山水」展出八組件「蚊釘書畫」,他在高近三米、寬近兩米的白色大畫布上,密密麻麻佈滿四十萬根蚊釘,臨摹大畫家郭熙名作《早春圖》甚是壯觀,他觀察郭熙畫作細節,以「釘法」代替「筆法」。

陳浚豪現年四十歲,台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研究所碩士。一九九七年起他開始使用大頭圖釘為媒材,一開始他用圖釘排出同心圓等幾何圖案,微小的金屬物產生迷幻的光影效果。之後陸續排出觀音菩薩像等巨大圖案,讓不起眼的小圖釘也能化身為藝術媒材。

近來陳浚豪又開發蚊釘當素材,蚊釘就是木工裝潢使用的普通釘子。二○○九年陳浚豪向書畫名家張光賓拜師學藝,他興起靈感,欲以圖釘排出張光賓的書藝內容,經過多方嘗試後,發覺蚊釘最適合表現書畫。

「蚊釘山水」展出七幅「臨摹」宋畫的成果,包括郭熙的《早春圖》、范寬的《谿山行旅圖》,另有日本畫家吉田初三郎一九三七年繪製的《台灣鳥瞰圖》等。《早春圖》是陳浚豪第一件完成的「蚊釘山水」,用了四十萬根蚊釘,疏密的釘法仿效水墨的皴法與筆法,「宋代山水共通點是具有寫生與寫實風格,只是各家擅長皴法不同。」

他讓蚊釘突出畫面約一公分,好讓蚊釘在燈光照射下產生的光影,營造出《早春圖》中水氣瀰漫的氤氳效果。

雖然「蚊釘山水」看來壯觀,但製作卻相當耗時且傷眼又傷手。長時間使用蚊釘槍,陳浚豪的拇指、食指和中指處結滿老繭,「光是《早春圖》就用壞了十五把蚊釘槍,《谿山行旅圖》也是每天工作十二小時,花了三個月才完成。」

#光影 #筆法 #早春圖 #排出 #谿山行旅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