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文壇近年湧現一批80後的作家,和其他新銳作者不同的是,這批被冠上「文二代」稱號的作家群,一出道就擁有備受矚目的家庭背景,有著知名作家父母或長輩,這群文二代初試啼聲,一方面各界給予的關注與機會較大,但另一方面也飽受與父輩比較的壓力。儘管是所謂的克紹箕裘,這些家學淵源的文二代,正試圖走出自己的文學路。

大陸80年代左右出生,如今在文壇嶄露頭角的一批新生代作家,正逐漸形成一股「文二代」勢力,父母輩是中國知名文化人,而本身亦在文壇受到肯定,包括管笑笑、笛安、葉子、那多、蔣方舟、童天米、呂亦池等,在父母輩莫言、李銳、葉兆言、趙長天、尚愛蘭、蘇童、池莉等人的巨大身影下,力求青出於藍。

文 二 代受父母啟迪

管笑笑是中國當代重要小說家莫言的女兒,文學之路可說一路深受父親的期許,高三時選擇考讀理科,曾讓父女關係緊繃,也讓管笑笑在灰暗的日子裡開始創作,構思了一個女孩從高中大學期間的故事,融入了自己的情感與體驗,卻一直不敢告訴父親,因為父親是凡事要求嚴格的人,尤其是在文學上!

但莫言間接知道後,主動提出要替她審稿,也因為父親那時一句「還行!」讓管笑笑在大一時推出了《一隻反芻的狗》這部19萬字的小說,而後她翻譯的小說《加百列的禮物》也是第一個送給父親,期待著父親的評論。管笑笑眼中的父親「有點像冰箱裡的燈,你不知道它一直都在工作,等你打開門的時候,才知道它一直都亮著,我的父親就是這樣,默默疼愛我。」

目前仍在清華大學就讀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蔣方舟,踏進文學創作的第一步,源於作家母親尚愛蘭的「誘騙」,以為法律規定小學生在畢業前都必須寫一部書,否則會被警察叔叔捉起來,於是蔣方舟9歲就結集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打開天窗》,讓蔣方舟爆紅的是她的第二本書《正在發育》,其中一段「我以後找男朋友的標準,就是要富貴如比哥(比爾蓋茲),浪漫如李哥(李奧納多),瀟灑如馬哥(小馬哥),強壯如偉哥(這個我就不解釋了)」思想成熟而自此被稱為「早熟的蘋果」。對於她的文學教育,尚愛蘭只有一個原則:對她的閱讀採取放任自流。

雖 是 文 二 代自闖一片天

並不是所有的文二代都受到父母輩的影響或鼓勵,李銳、蔣韻之女笛安,從小反而認為同學的爸爸都去上班了,自己的爸爸不上班特別奇怪,作家對她而言是不務正業的代名稱,加上小時候多半和外公外婆住在醫院宿舍裡,笛安認為自己對生命的敏感、想說點什麼的衝動,多半是受到醫院的環境影響。「經常在凌晨時可以聽到有人往生時,家屬送進停屍間的哭聲,這對我來說有股莫名的觸動。」

葉兆言之女葉子,一家四代都出作家,葉兆言的祖父是前中國教育部副部長、著名教育學家葉聖陶,父親是文學刊物《雨花》的主編葉至誠,而如今葉子也繼承了衣缽,已出版過3本書。但葉兆言對女兒被稱為80後作家頗不以為然!由於父親葉至誠文革期間被打成右派並從此鬱鬱不得志,自己又莫名其妙走上寫作之路,葉兆言衷心期許女兒別再走上作家的老路,「無可奈何,我想管,可沒用,孩子不聽。」在寫作上,葉兆言自稱和女兒可說是「互相不屑」,但與女兒合作的《為女兒感動-從一串葡萄說起》卻仍是滿滿的父愛。

80後已成名的作家中,另有張悅然、馬小淘、鮑爾金娜也都被冠上文二代之名,張悅然的父親張華為大學教授;馬小淘的父親馬合省是黑龍江詩人、母親李琦是

(文轉B3版)

#蔣方舟 #父母 #笑笑 #葉兆言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