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社會對於身體裸露,總有一種被禮教催眠的偽善情結,一方面愛看,另方面愛罵。一方面由媒體、政府帶頭鞭笞「妨礙風化」的檳榔西施,另方面又由媒體與政府大搞「清涼健康」的Show Girl經濟,這一陣子流行的「事業線」詞彙,難道不是女體與經濟結合的最大證明?所幸台灣社會的「泛道德主義」,還沒有基督教或者回教文明有一堵渾厚的保守牆支撐著,我們對於裸露的反感與好感,只有一紙薄薄的社會秩序維護法之妨害善良風俗,在那裏若有似無受儒教幽靈影響。

這次國軍飛指部針對女少校在部落格上放清涼照,以「忽略軍人端莊嚴謹」為由記了女少校一支申誡。申誡事小,台灣民眾對於身體裸露的主權捍衛又退了一大步,難道女少校沒有休假在家的時間嗎?難道一個青春的女軍人,在未違反國家機密的前提下,沒有用裸露卻不猥褻的照片來記錄美麗的權力嗎?更令人氣餒的是這樣文化深層的議題,台灣輿論不但不關心,女少校被軍方懲處後,恐怕民眾心中只殘留下色情兩個字。

裸露當然不只有色情,它還可以是美麗、舒適、健康、解放,甚至是政治表意的方式。君不見國際環保、反毛皮、反全球化組織動不動即出動裸女做為訴求?英國甚至有個叫馬克羅勃茲的職業裸奔者,常態性的在歐洲足球聯賽與美國超級盃鬧場爭取發言空間。簡單講,裸露除非危害公共安全,其實受言論自由保障,屬於天賦人權。

二○○九年高雄世運期間,一群沙灘排球選手在西子灣沙灘上空日光浴被警方強制穿回上衣,二○一一年兩名金髮洋妞撩起上衣在桃園機場外安安靜靜做日光浴也被航警勸離。台灣社會一天到晚喊要國際化,卻對「沒有色情意涵」的裸露大驚小怪,主管單位每每遇到這情形,只能漲紅著臉用「民情不同」做搪塞,另方面又弔詭地流行一些更接近「性意涵」的裸露商機,舉凡與女性乳溝相關的內衣商品、綜藝節目及行銷手法,都能引起一堆「色色」的注目眼光。

在歐美待久的人都知道,所謂的事業線,不過就是舒適線,不穿內衣的女性大有人在,除了極正式的場合裸露要收斂起來,平常兩性之間對於誰有溝誰有臀還真的是習慣到了極點。反而在台灣這樣束胸產生事業線的扭曲環境,裸露失去它原有的功能,所有人體美麗、性感的空間被誣陷為色情。前陣子戲劇小三的話題可以爆紅,說明「泛道德主義」在民間社會有很大的發酵基礎。這次國防部用「泛道德主義」輕懲女少校,筆者建議應把所有在網路上放六塊腹肌照片的國軍弟兄也記支申誡,尤其當這些弟兄們的理由也是「紀錄青春」,如此方顯公平。(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意涵 #身體 #泛道德主義 #事業線 #裸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