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不種田,但從未離開鄉村,他以寫實角度描繪台灣農民處境,展現悲天憫人的關懷。」客籍作家鍾鐵民走了,他的好友學者彭瑞金為他的一生下了這麼一個註腳。

台灣學子或許不一定熟悉鍾鐵民,但一定知道他的父親鍾理和。鍾理和的《原鄉人》影響了一代的台灣人。

身為鍾理和的長子,鍾鐵民違背老父「銷毀其作品、遺稿以及切勿走上寫作之路」的遺囑。他整理鍾理和作品與遺作後出版全集,還成立紀念館與文教基金會;因為他不遵遺囑,為台灣留下豐富的文學資產。他也不理會老父的告誡:「要寫作就不要結婚。」他既寫作也成家,三個女兒都有父祖的才華。

鍾鐵民一生為病痛所苦,卻始終樂觀,展現熾熱的生命力;除了寫作更熱心鄉土,他是少見能耗費數十年紀錄台灣農村變化的作家,身體力行印證文學不必然是書房或小兒小女的人間囈語。他持續投入地方環境議題的毅力,少有人能比,他在美濃組織愛鄉協進會、籌畫社區大學、打造文學園區、編撰鄉土教材、參與美濃反水庫興建活動。他一生用筆墨與行動,和他熱愛的土地結合。

作家因土地而發光,土地因作家而閃亮,鍾鐵民有了美濃,從而有了源源不絕的創作動力;美濃有了鍾鐵民,從此成了人文環保之鄉,鍾鐵民老師走了,一個時代的類型過去了,期待下一個鍾鐵民的誕生,不要太久。

#作品 #鍾鐵民 #土地 #一生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