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數據,為收購外匯資產而投放的人民幣金額,也就是所謂外匯占款,已經連續3個月降低。貿易順差加上外人直接投資金額約較外匯占款多出58億美元,外界解讀熱錢開始流出中國。大陸財經專家對於熱錢是否開始外流,尚未做出明確的結論。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則認為,2011年上半年查處熱錢超過160億美元,並不認同熱錢已經消退。

熱錢,在發達國家從來不是問題,新興國家央行則常視為洪水猛獸,除之而後快。究其原因,一是怕干擾匯率的穩定,二是擔心推升通膨。不過,許多積極打擊熱錢的國家,都在市場經濟之下運作,與大陸計畫經濟體制不同。譬如巴西是大型內向經濟體,並未如同大陸實施外匯管制,打擊熱錢是為了避免貨幣升值過快而傷害經濟體質。台灣屬於外向型經濟,幾百億美元熱錢就足以把台灣攪得翻天覆地,防堵熱錢不遺餘力。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8月中旬指出,面對複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外匯管理部門將嚴厲打擊跨境資金違規流動,對熱錢流入保持高壓態勢。外管局副局長李超9月初表示,雖然外匯資金淨流入壓力大,但並未發現熱錢大規模流入跡象。從大陸金融情勢現況來看,2011年GDP將接近7兆美元,貨幣供給M2也將達到12兆美元。依據大陸外匯管理局的統計,2010年熱錢規模達355億美元,遠低於整體的金融規模,它有能耐動搖人民幣匯率或經濟體質嗎?對大陸龐大經濟體而言,熱錢不應該是個問題。

大陸實施計畫經濟,民間投資力量相對薄弱,起步不久的資本市場難以發揮推動經濟作用。台灣2010年國民所得中,投資貢獻了16%(2.65兆台幣),其中民間投資了2.03兆。大陸在計畫經濟下,2011年中央及地方政府投資將達人民幣10兆,將占全年GDP22.3%!這些公共投資從未經過市場機制檢驗,民間經濟比重已站上了60%,但國營企業的資本生產力仍經常是負值,公共部門投資經常過於浮濫。大陸最近爆發的地方政府債務,就是因為許多投資計畫是由政府部門主導,成本與效益的分析不像民間企業要經過成本預算的檢驗,當然經不起市場考驗。哥倫比亞大學魏尚進教授的研究指出,因過度投資引發的低度資本效率,每年的損失相當於中國GDP的5%。

一般而言,熱錢是指投資期在一年以下的短期國際資金。對於台灣這類未實施外匯管制的經濟體,本國人原先放在海外的資金,也可能構成流入的熱錢。但對於中國而言,絕大部分的熱錢是國際資金。雖然熱錢造成貨幣供給增加,但相對於大陸2010年的14.3兆人民幣社會融資,要把僅占約千分之一比率的數百億美元熱錢,說成推升大陸通膨的罪魁禍首,不但誇大而且有卸責之嫌。大陸2011年上半年M1B年增率不到16.5%,消費者物價年增率卻居高不下,可見通膨是供需失調的問題,不但與貨幣供給關係不大,更不能把通膨的帳算在熱錢頭上!

熱錢是為了追逐報酬而來,既然是短期資金,就不會投入房地產,而會選擇各種資本市場的工具。大陸要想在「十二五」規畫中落實金融業的改革,必須借助國際資金投入資本市場;外人直接投資對資本市場的發展使不上力。如果外管局不能分辨中國與外國國情相異之處,繼續仿傚外國對熱錢喊打喊殺,不僅將扼殺資本市場進步的動力,更無法改善大陸過度投資的困境。經建會主委劉憶如說過,「怕熱錢,不如留住熱錢!」在大陸資本管制取消之前,大陸落後的資本市場,能吸引國際資金為追逐人民幣潛力而前來投資,難道不值得珍惜嗎?

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後,靠著計畫經濟及外人直接投資兩項條件,用低廉的勞力創造了今日的進步與財富。現在,大陸想要發展內需市場,外人直接投資已無用武之地。未來的發展軌道,真能不靠外力就能走穩走好嗎?公共部門投資報酬低落,民眾除了炒股之外也就只會炒房,光靠這兩條腿,經濟發展的路絕對走不遠。大陸金融當局,應該對國際中短期資金,採取更具開放與前瞻性的政策,或許更能收「水到渠成」之效!

#外人直接投資 #大陸 #中國 #資本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