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離開餐館時,抽出張餐巾紙擦擦嘴,然後無意識地就把它帶到了門外,再然後就發現無處找尋它的歸宿。

乾乾淨淨的台北大馬路上,竟然很少看到垃圾桶,這真是奇怪。

總不能把它隨手扔在路上吧,在看不到果皮紙屑的大馬路上,它該有多麼扎眼?再說亂丟垃圾也決不是我的習慣。把它揣口袋裡吧,夏天的裙裝又沒有口袋,只好把這張餐巾紙裝進我的單肩挎包,帶它回住處扔進自家的垃圾袋。

事情就這麼解決了嗎?沒有。這袋垃圾已讓我頭疼了好幾天。

連續幾天沒扔成

因為台北自1996年起推行「垃圾不落地」政策,取消了原先固定放置在小區門口的垃圾桶,改由垃圾車定時定點收垃圾。剛住到台北的我搞不清楚這定時的「時」和定點的「點」,加上常常因為有事誤「時」誤「點」,所以連著好幾天都沒扔掉積存的垃圾。眼見著天氣燠熱,垃圾面臨漚臭漚爛的危險,真是心急如焚吶!

那可不可以趁著月黑風高把垃圾往樓下某個陰暗的角落一扔了事?萬萬不敢!在台北,如果你隨便把一袋垃圾丟棄在路邊,就完全有可能被環保部門的一個稽查大隊查到。他們會認真翻檢垃圾構成,如果裡面有地址、電話等任何線索,就會循著線索找到當事人進行重罰,不使用政府指定的垃圾資源袋丟垃圾也會被罰。罰款從1200至6000元新台幣不等。

而且除了稽查大隊,普通民眾也會積極舉報,拍照或攝影檢舉任意棄置垃圾或不用專用垃圾袋者,證據確鑿,可獲得實收罰款50%的獎金,最高情形每件3000元新台幣。都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群眾一旦布下天羅地網,那麼你亂扔垃圾就在劫難逃了。

武俠小說裡常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既然不能往角落裡偷偷扔,那麼咱就光明正大地往路邊垃圾桶裡扔。那也不行啊,據說台北的馬路邊之所以很少見到垃圾桶,其一原因就是為了防止民眾把家裡的垃圾往裡扔,那樣不僅會被舉報,而且也亂了套。要知道,為了解決垃圾問題,台北市政府可是周密部署嚴抓嚴管,下了大功夫。

15年前的台北也是把垃圾桶擺在小區門口,清潔隊夜間收運垃圾,暫存的垃圾惡臭陣陣,於是垃圾桶擺得離誰家近,誰家就怨聲載道。

太空寶寶教分類

上世紀90年代,台北市政府在中小學中開展「太空寶寶」計畫,引進一個卡通人物,用生動活潑的方式教孩子將垃圾按照紅黃藍綠四色分類,再通過「小手拉大手」活動將垃圾分類概念滲透至千家萬戶。隨後就推行「垃圾不落地」政策,取消原先固定放置在小區門口的垃圾桶,改由垃圾車定時定點收垃圾。

2000年,政府不再向民眾單獨收取垃圾處理費,而把垃圾處理費攤到垃圾袋中。這就意味著,丟垃圾越多,所要支付給政府的垃圾處理費越高,這也就變相地在鼓勵垃圾分類,分類越仔細,產生的垃圾就越少。7月1日,台北垃圾處理費隨垃圾袋徵收的新政實施第一天,7萬名政府官員懷揣垃圾袋走上街頭,派駐全市各個垃圾收集點,坐鎮指揮,以彰顯政府執行新政的決心。

宣傳有效、措施有力、執行嚴格、賞罰分明再加上民眾的自覺自律,十幾年下來,台北市確實做到了「垃圾不落地」,做好了「垃圾分類」,到處整潔清爽,難見衛生死角,我每天穿進穿出的鞋子總是乾乾淨淨。

這當然很好,可是我這個初來乍到的人還是不習慣那些規定,垃圾成了煩惱。

後來聽前任的駐台記者說,如果每天趕不上收垃圾的時間點,可以委託人代收。於是依她所說的線路圖,在某個晚上的8點找到了離住處不遠的一個垃圾收集點。只見燈火通明的一小塊空地上,停了一部垃圾車,邊上堆滿了一袋袋垃圾,幾位工人正埋頭熟練分揀,忙得汗流浹背,我拎著垃圾大喜過望地奔過去。

一位用頭巾包了半個臉的阿姨聽我說明了來意,又弄清楚我居住的具體樓號後,笑吟吟地直搖頭:「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們不負責你那幢樓的,只好請你找別人哈。」說著一直把我送到街角。想不到他們收垃圾分工那麼細。

趕在腐爛前出手

隔天終於找到負責我們那座樓的垃圾分揀工了,約好可以在晚上固定時間把垃圾放在門前的燈桿柱後,屆時請他幫忙取走。謝天謝地,那袋困守了好幾天的垃圾終於在它還沒腐爛前出手了。從此,垃圾問題不再成為我的問題。

這天,我又把貼有台北市專用垃圾袋防偽標籤的一袋垃圾放在老地方,然後哼著歌上樓回房去。坐了一會兒,忽然覺得哪兒不對勁?仔細想了想,驚跳起來,天吶!今天可是星期日,按規定每周三、周日停收垃圾,我怎麼給忘了?!想想1200至6000元新台幣的罰款,想想被暗中偷拍的危險,心跳加快,頭皮發麻。

連忙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奔下樓去,還好,那袋垃圾還在,趕緊乖乖地把它捧回家去,我的親愛的貴重的垃圾啊!

#袋垃圾 #垃圾袋 #把垃圾 #台北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