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關注下,歐巴馬八日提出「美國就業法案」,其核心是以擴大薪水階級和雇主的薪資稅減稅,同時擴大公共建設支出,總金額高達四四七○億美元,高於原先外界預期的三千到四千億美元之間。這帖藥方是否能把美國經濟從泥淖中拉拔出來,是各方分析爭議焦點。綜觀而言,美國就業方案是充滿著機會、期待,但也藏著不少風險與不確定性。

從二○○八年金融海嘯至今,美國的金融面已恢復生機,但經濟實質面則持續低盪─失業率維持在九.一%高峰,第一季經濟成長率接近零成長,第二季成長率一.三%,也低於原先預期;民間消費則接近零成長。上周公布的就業市場數據,非農業就業人口為零成長。經濟實質面的低迷,讓「二次衰退」的陰影揮之不去。這也是歐巴馬最新的振興經濟方案,把焦點集中在就業的原因。

政府宏觀調控經濟的主要手段就是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貨幣政策是藉著寬鬆貨幣、降低利率,引導投資增加,達到拉抬經濟的目的。不過,現階段美國利率已接近零利率,在兩波量化寬鬆後,資金浮濫過多。顯然,美國已掉入凱因斯所說的「流動性陷井」中─再多的資金、再低的利率,都已失去增加經濟動能的誘因了。

財政政策則包括增加政府支出與減稅兩種方式;增加政府支出可直接創造就業,為經濟挹注活水;減稅則是「還富於民」,讓民眾因可支配所得增加而願意消費,企業因為獲利可提升而願意投資,藉此增加有效需求,達到刺激經濟的目的。在整個就業方案中,減稅部分預估達二四○○億美元,另外有六百億投入高速公路、機場、鐵路等建設;有三五○億用於防止許多教師、警察等被裁員;另外也提供四九○億作為延長給長期失業者的福利。這些措施不但有預防就業市場進一步衰退,導致民間消費信心更低、經濟更難脫困的措施,也有積極增加就業市場職位的方法。因此方案是抓對了藥方,預料對經濟有一定的刺激與拉抬效果。

不過,這方案也不是沒有風險。最大的風險就是兩黨惡鬥,讓它難以出國會之門;或是即使定案,也是七折八扣致先機盡失。其次則是減稅的效果難以掌握。相較於政府直接增加支出去搞建設,經濟立即可挹注動能、帶動企業投資、增加就業,減稅的效果在學界一直有相當的爭議。如果民眾對未來信心不足,減稅後回到口袋的錢,可能被儲蓄起來放在銀行;這對增加民間消費是毫無貢獻,在市場資金過剩之際,更無助投資。

而給予企業增加雇用薪資達五百萬美元,其薪資稅率減半的;還有企業增加雇用或為現有雇員加薪,總額達五千萬美元,則薪資稅全免,希望藉此帶動企業增加雇用,其效果也有相當風險。因企業決斷是否投資、增加雇用員工,關鍵點在對未來市場與獲利的預期;雖薪資稅率降低可減少企業負荷,但其影響的比重其實非常低。沒有企業會只為了能夠降低稅率而增加雇用,但對有競爭力、預期本身經營有成長者,原本就要增加雇用,卻可藉此節省成本,其代價就是政府稅收減少。因此,此措施的總體效果存在著相當的風險。

第三個風險則是降等風暴後,為避免赤字擴張過快,歐巴馬要再提出削減長期赤字新計劃。如這個削減赤字計劃過嚴,且很快實施,不論是減少國防預算、或降低醫療、福利支出,都可能抵消擴張財政支出與減稅的效果。至於對富人加稅,理論上一般薪水階級與富人的邊際消費傾向不同,應不至於抵消對薪水階級減稅的效果,但實際反應仍待觀察。

真正最重要者是:歐巴馬尚未告訴外界,這四四七○億美元從那裡來。如削減其它支出,可能讓方案效力大打折扣。其實,美國仍是全球最有競爭力經濟體之一,現階段的低潮,主要是缺乏啟動經濟成長的引擎。美國如果能把赤字問題先擺一旁,以舉債因應就業方案所需,忍受短期赤字上升,換取中長期的經濟成長,則就業方案的確有可能達到振興經濟的目標。只是在現階段的政治氣氛下,不知可行與否?

#方案 #企業 #美國 #效果 #減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