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橫宜蘭工程界近卅年,也是全國碩果僅存的無限公司「同昌建築無限公司」,傳跳票三億餘元,昨日債權人赴宜蘭縣壯圍鄉的同昌公司,怒指同昌發生財務危機卻隱瞞實情,甚至有包商逼得走上絕路。不過同昌無奈地說,工程款被扣押著不放,「就算是無限公司也很難撐下去!」

同昌董事長黃乾鐘是在民國七十三年接手這家無限公司,他表示,當初接手時全國僅有五家,後來紛紛倒閉,以致全台只剩同昌是無限公司。

《公司法》規定,無限公司是指二人以上股東所組織,對公司債務負連帶無限清償責任,若產生虧損負債,公司負責人就要負擔無限清償責任。八旬的黃乾鐘面臨倒閉危機,搖頭說:「唉,這責任是無限的啊!」

至於為何不改為有限公司?黃乾鐘夫婦解釋,若改為有限公司,連「同昌」也得跟著改,老字號招牌豈不中斷在他們手中?以至無限公司之名才沿用至今。

近卅年來,同昌承包冬山河開發案、宜蘭鐵路高架、冬山火車站改建等工程,黃乾鐘夫婦說:「這期間從沒積欠人家款項。」這家老字號公司還被評選為績優營業人,獲財政部頒獎表揚。

不過,九十五、九十六間同昌標得國道一五六標大華系統交流道、基隆市大華二路拓寬工程案,卻讓這家老字號公司踢到大鐵板。同昌指出,一年下雨兩百多天,嚴重影響完工期程,再加上國內物價暴漲,大華二路工程得標單價已不及市價的一半。

今年五月傳出跳票三億餘元,下游包商哀鴻遍野,昨日債權人代表基連通運董事長楊勝揮表示,發生財務危機卻隱瞞實情,讓包商持續投入物力,卻遲遲拿不到工程款,甚至有包商因此撐不下去自殺獲救。

債權人向同昌要求償還八成款項,七天內同昌須提出償還條件。同昌則說,曾因天候等因素向主管機關申請展延工期,卻無法成立,業主國道改建工程局也無善意的回應與支持,工程款仍被扣押著不放,讓他們難以為繼。

#老字號 #債權人 #黃乾 #包商 #同昌 #倒閉 #工程款 #隱瞞 #跳票 #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