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陶宛已經第三天,一切不如想像。維爾紐斯這座城市不美,人也不喜歡笑。我跟當地之前住過台灣的朋友說,我們台灣人都愛笑,她點頭認同,可是為什麼立陶宛人都不怎麼笑?我對他們微笑,有時候還得不到回應。她說是因為他們害羞,我想應該是我沒有把籃球穿在身上吧。

※球品=人品之諾威茲基篇

去年世錦賽我曾與杜蘭特(Kevin Durant)短暫的會面,讓我成為他終身的粉絲,不僅因為他球品好,還因為他人品更好。今年歐錦賽,雖然沒能跟諾威茲基(Dirk Nowitzki)會面,但從他教練的口中聽到他所敘述的Dirk,讓我對這過去一直不很欣賞的球員完全改觀。

引述德國教練包曼(Bauermann)的說法:我找不到適當的形容詞來形容Dirk這個人,以及他今年對德國隊的貢獻。在打完114場比賽並贏得NBA總冠軍後,僅僅休息了一周(一周!),就投入了國家隊的訓練,並且給予整隊他所有的一切。所以你說他這場比賽沒有那麼多的熱情,是可以理解的。

然後他說了謝謝大概有5次至少。並且稱Dirk為整個歐洲歷史上排名前三的球員。

誰說Superstar不可以有好的人品?明天我會去問俄羅斯教練,好的人品與成功之間的關聯性。

#會面 #球員 #球品 #人品 #諾威茲基 #Dirk #教練 #立陶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