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林彪已喪失背水一戰的鬥志,他如何去發動一場反毛的軍事政變呢?

此外必須指出的是,256號專機原來是由南向北飛,可是緊急迫降蘇布拉嘎盆地時卻由北向南的方向落地,康庭梓及王海均認為是出自潘景寅有意的選擇。不過,Peter Hannam在1993年前往俄羅斯及外蒙古實地調查後撰寫的專文指出,林彪的座機飛入外蒙古後,繼續往北飛,幾乎到達蘇聯、蒙古的邊界時,突然之間掉頭,在往南飛的途中墜毀。那麼,256號專機改由北向南飛是否出自林彪的命令呢?256號專機自強行起飛到緊急迫降大約是2個小時左右,若說9月12日當晚林彪服下安眠藥的話,中間突然被叫醒出走,林彪可能神智不清,等到256號專機升空後一段時間,安眠藥的藥效逐漸消退時,林彪發現256號專機已飛入外蒙古,乃下令潘景寅改變航向,這種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值得注意的是,256號專機於1時50分前後飛入外蒙古,在中國大陸境內共飛了78分鐘,等於是繞了一個大圈,迄今中共並未公布當時256號專機的航圖。至於在外蒙古境內共飛了42分鐘,這段時間是否足以飛至蘇、蒙邊界再改變航向飛至溫都爾汗,仍有待考證。唯有黑盒子可以解答這些問題,蘇聯駐外蒙古的雷達部隊事後應有追蹤256號專機航向的航圖及相關報告。

不還黑盒子令人費解

最後值得探討的是,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為何不將256號專機的黑盒子交還給中共呢?1983年9月1日,蘇聯遠東軍區空軍Su-15戰機在庫頁島(Sakhalin Island)附近的空域擊落1架南韓的波音(Boeing)747客機。當時蘇聯軍方判定這架747客機是1架美軍的偵察機,蘇聯遠東軍區司令下令升空攔截的戰機發射空對空導彈擊落這架747客機。1992年11月9日,俄羅斯總統葉爾辛(Boris N. Yeltsin, 1931-2007)訪問南韓首都漢城時,特地將這具黑盒子交還給南韓總統盧泰愚(Roh Tae-woo, 1932-)。當時,盧泰愚盛感意外,因為南韓政府曾要求俄方返還黑盒子,均未有結果。雖然,俄方曾提供1份黑盒子內紀錄的對話副本給南韓政府,但是漢城當局認為這份對話副本不足以解釋這架飛機為何偏離航向,結果導致蘇聯戰機擊落這架飛機,機上269人全部罹難。

由韓航747客機遭到蘇聯戰機擊落的例子,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中共官方始終未要求俄方返還256號專機的黑盒子。這種跡象顯示,中俄雙方是否都有難言之隱呢?

總結整起事件,大致有以下的結論:

(一)自6月15日,林彪搭乘專列離開北京前往北戴河後,林彪即未再返回北京。此段時間,林彪意志消沉,整日愁眉苦臉。9月6日,毛澤東南巡講話內容傳至北戴河後,林彪的態度消極、悲觀,甚至還流露出輕生的念頭。這時候,林彪已喪失背水一戰的鬥志,他如何去發動一場反毛的軍事政變呢?至於林彪的〈九八手令〉,為何使用「盼」字,這不符合林彪一貫行事的風格。而且〈九八手令〉的真偽,也有人提出質疑。

政變無部署不合常情

令人不解的是,若林彪下定決心發動一場反毛軍事政變的話,他為何不動員他的死黨──四大金剛呢?在林彪下達所謂〈九八手令〉後,他為何毫無任何配套的部署呢?此外,林彪難道不瞭解戍守北戴河的8341部隊,是一支由毛澤東直接掌控的安全警衛部隊嗎?林彪如何在北戴河發號施令呢?當年蔣介石(1887-1975)下定決心發動「中山艦事件」後,隨即回到司令部調兵遣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逮捕一批共產黨員及占領中山艦的同時,不僅派兵包圍蘇聯顧問團;而且主導政局,逼著汪精衛(1883-1944)出走海外。反觀林彪在此一事件中,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毫無作為」,很難說林彪是這場軍事政變的主謀。

至於「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的說法, 也經不起檢驗,因為林彪從頭到尾根本沒有披掛上陣,就不戰而走,落荒而逃,哪來所謂的「父子兵」呢?吳法憲也指出:「從1971年『九一三事件』以來,我十分希望看到,但是一直沒有看到過有直接的或者是有說服力的證據,說明林彪直接策畫了『政變』和『謀害毛主席』的行動,如果有這樣的證據,(我不是說林立果、周宇馳他們的活動的證據,而是指直接證實林彪個人直接指揮和策畫的證據),為什麼一直不讓我們看到?直到今天,林彪是不是直接策畫了和指揮了這樣一個『政變』,在我心裡一直是一個謎。」此外,吳法憲又指出:「事實上,在我同林彪多年的接觸中,從來沒有聽他說過有關反對毛主席的隻言片語,更不要說是有關 『推翻人民民主專政』和 『搞政變』這樣的事情。」

(二)自9月8日,林立果飛至北京後,確實找了一批人,策畫刺殺毛澤東的行動,不過與會的江騰蛟、王飛、魯王民、關光烈都心驚膽戰,推三阻四。結果,林立果始終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行動方案之際,毛澤東所搭乘的專列業已兼程北返,這場軍事政變乃告胎死腹中,林立果所召開的幾次會議,流於紙上談兵,成了典型的理論務虛會議。事後在這場流產的軍事政變中,緊跟林立果赴湯蹈火的死士只有3個人,除了與林立果一起在外蒙古墜機身亡的劉沛豐外,就是搭乘直昇機外逃未遂的周宇馳及于新野,這兩人在直升機迫降後舉槍自盡。換句話說,林立果一手組建的聯合艦隊,在關鍵時期根本難以發揮作用,在那個毛澤東權威籠罩全國的時代裡,頂多也只有3個中級幹部至死不渝地追隨林立果,以這種陣容發動一場反毛政變,簡直是飛蛾撲火。

在李偉信的筆供中也透露,在謀刺毛澤東的問題上,林立果等人「又考慮主席影響威信這樣大,以後政治上不好收拾,盡可能不這樣幹。」林立果最後仍不知量力地試圖以卵擊石,其行徑形同暴虎馮河。(待續)

#蘇聯 #蒙古 #政變 #號專機 #外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