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與民進黨雖然在許多政策上立場都南轅北轍,但這兩個黨的親美程度卻不分軒輊,兩黨領導人甚至還經常互比誰的美國關係比較好。

尤其是每逢總統大選前,兩黨有志大位的人即使國內行程滿檔,但訪美行程卻始終被列為不可或缺的最優先行程,而且行程安排也幾乎如出一轍,其中重頭戲不外乎包括:跟國務院與白宮官員私下晤談,公開拜訪參眾議員,到智庫演講座談,以及到全球最高學府哈佛發表演說等等。

在與美方官員不公開晤談時,兩黨領導人的談話模式也完全一樣,不是釋疑,就是保證。例如,馬英九在○六年訪美時,美方對他的終極統一論有所疑慮,他不但以不統、不獨與維持現狀的說法釋疑,同時保證國民黨執政後會做一個負責任的和平創造者,而不是麻煩製造者;美方對國民黨杯葛軍售不滿,馬英九也保證會推動合理軍購。

謝長廷○七年訪美之行定位為「愛與信任之旅」,更擺明了此行就是為了取得美國的信任。當時美方對扁政府的一邊一國與入聯公投等作為,不滿到了極點,謝長廷除了區隔他與扁有所不同外,更保證台灣會讓美國放心,「不必要辦公投、不必要有獨立運動、也不會有獨立的宣布」,以及他若當選將立即推動兩岸對話。

訪美的兩黨領導人都是總統級的人物,但他們卻以能夠見到國務院的助卿、次卿或副卿而沾沾自喜,而且還要向他們掏心掏肺,不斷釋疑並且頻頻保證,他們的目的其實很簡單:證明自己與美國老大哥關係良好,溝通管道暢通,甚至還得到老大哥的肯定與背書;然後再將訪美成果出口轉內銷,並以美國關係施施然驕其國人,營造老大哥禮遇我或支持我的假象,作為競逐大位的資本。

由此可見,台灣政黨領導人把選前訪美之行,都當成朝聖之旅,視為洗禮儀式,以及取得認證的必要程序;但對美方官員而言,他們與台灣有意角逐大位的領導人見面,卻像是教授對學生的面試,他們用問題來考問立場,以疑慮來換取保證,而且對兩黨一視同仁,什麼地位的人就採取什麼接待規格,絕不落人倚輕倚重的把柄,十足的老大哥架式。

但台灣政黨領導人卻常拿老大哥的接待規格來作比較,渾然忘了他們其實都祇是老大哥面試的對象而已;當然,他們也不知道,全世界雖然有那麼多親美國家,但卻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總統或首相候選人會像台灣一樣,在選前把訪美行程列為絕對必要,好像非訪美鍍金否則就不足以抬高身價一樣。日本與南韓雖然也一向親美,但他們的首相或總統通常都是在就任後才會訪美,絕不會在選前爭相訪美,更不會把選舉戰場延伸到美國本土。

台灣政黨領導人把美國視為選舉第二戰場的另一個目的,就是透過隨行採訪的媒體放話。他們在國內也許謹言慎行,但到了美國卻尺度大開,不是主動宣布重大政見,就是在被動回應時釋放政治氣球,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馬英九的活路外交,謝長廷的不推動獨立公投,以及金溥聰最近引發爭議的那些言論,都是在美國製造後再轉銷回台。

而且,這些在美國製造的選舉言論,不但會有選舉效應,也經常會引發政治聯想。金溥聰對兩岸簽訂和平協議以及馬英九是否訪問大陸,雖然都是被動回應媒體,說法也祇是模稜兩可的「各種可能性都有發展空間」,但他未明確排除否定,結果卻引發聯想與爭議乃是必然;大陸涉台人士最近頻頻打探詢問,大陸網媒以「北京驚喜:馬英九心腹透露『不排除簽和平協議』」這樣的文字作為新聞標題,民進黨接連數日砲轟金溥聰僭越體制,以及馬辦一夜連發七則新聞,馬英九也罕見地透過總統府發出新聞稿否認澄清,都是選舉效應與政治聯想發酵的結果。

但金溥聰會認為他不該在海外妄議朝政嗎?兩黨領導人會從此放棄選前訪美的朝聖習慣嗎?答案當然都是否定的;因為華府永遠是台灣政客的麥加。(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兩黨 #領導人 #必要 #美國 #馬英 #訪美 #老大哥 #台灣 #選前 #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