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型豬肉品加工廠之一的雨潤食品最近備受「瘦肉精」問題衝擊。而在今年3月中旬,將雨潤食品視為大競爭對手的河南雙匯食品,同樣陷入「瘦肉精」困境,股價重挫、品牌受損,甚至消費者質疑雙匯肉品的衛生安全,整個事件搞得雙匯董事長萬隆焦頭爛額,不過,在他的強勢領導下,危機正逐步化解。

河南雙匯食品堪稱是中國肉製品加工業中的龍頭老大,擁有完整的中下游產業鏈,唯獨上游的毛豬原料來源,卻是雙匯的死角,而瘦肉精事件,正是從市場採購而來的毛豬原料。

雙匯以肉製品加工為主,本身並不養豬,而出問題的是養豬農戶,養豬農戶在飼料中添加瘦肉精,提高毛豬的瘦肉率,而在檢驗把關的疏漏下,雙匯隨之中招,瘦肉精的毛豬流入濟源雙匯食品公司;而雨潤的情況也大同小異。

在事件發生後,素有「頭髮少,頭皮硬」之稱的萬隆,深深感到毛豬來源,才是引發問題的源頭,因此決定雙匯要自建豬場,自養豬隻,同時的品質檢驗,也由過去的抽樣檢驗,改為每頭都檢測。

施鐵腕 加工廠虧轉盈

今年71歲的萬隆,出身在相對封閉、市場經濟不甚發達的中原地區,他把一個虧損的小肉品加工廠,做成中國最大的肉類加工基地,靠的就是一股「硬」氣。

萬隆是土生土長的河南漯河人,出生於1940年,亂世之中,戰火紛飛,家境貧寒。他自述:「我是個命很苦的人,少年時吃了上頓沒下頓,經常去地裏挖野菜。」

高中還沒畢業,萬隆就入伍成了一名鐵道兵,退伍後進入漯河市經營的肉品加工廠,從辦事員開始,後來升遷到辦公室主任、副廠長。

1984年,漯河肉品廠全部家當只有1座3,000噸的冷凍庫、1座日加工500頭毛豬的生產線及1座製油場,固定資產468萬元人民幣(下同),虧損卻有580萬元。就在這一年,中國政策上取消毛豬統購統銷的政策,肉品廠只能自找活路。老廠長準備調走,臨行前推薦當時的副廠長萬隆做代理廠長。

萬隆婉拒這項好意,原因是廠裏還有幾位副廠長,年齡都比他大,也在爭這個位子;老廠長急了,非讓他接任不可,萬隆索性請假1個月,利用這段時間,他要翻新房子。

當年7月,在他修房子時,800多名員工幾乎全將票投給他。

想到做到 絕不留情

萬隆接掌之後,做了一件誰都想不到的事,重新「組閣」,把所有副廠長全部換掉。直到現在,在雙匯老家屬區,一些年齡大的工人談起萬隆,對他的一個評價就是「手硬」,想到做到,絕不容情,後來和他一起創業的副總,都被他親手裁掉過幾個。

肉品廠雖然不賺錢,但在計畫經濟年代,也是肥差,偷肉的人特別多,1頭豬能偷出去三分之一。萬隆索性每天下班時站在大門口檢查。他曾經一次開除過15個人,在漯河引起震動。

上任第2年,萬隆進行議價毛豬收購,每斤豬價格比統購價調高3分錢,還把廣告貼在四周城鎮,這個動作把遠近豬源都吸引來了,肉品廠人、豬萬頭攢動。

引進冷藏肉品概念

而在中國市場豬肉品難賣時,他壯著膽子投資二級加工場,獲得出口資格,接下出口蘇聯的加工肉品訂單。蘇聯解體後,企業失去出口市場,萬隆焦慮不已。有次他在火車上看見對面旅客吃火腿腸,那時這還是個新鮮玩意兒,回到工廠後,他立刻要生產這項產品。

1992年「雙匯」火腿腸訂貨現場,當場簽下8,000噸訂貨合約,萬隆居然掉了幾滴眼淚,其中甘苦可想而知。

1999年底,他把國外「冷凍冷藏肉品」的概念引入中國。徹底改變中國習慣的「溫體肉品」經營方式。

2005年,漯河市國資委持有100%股權的雙匯,股票即將上市,並進行民營化,引進外資入股,漯河市政府取得20多億元現金,從1984年到2005年21年間,國有產權累計獲利達27.6億元,增值414倍。

民營化之後,雙匯積蓄的能量爆發,從2006年到2010年,集團營收額從200億元跳到500億元。有人問萬隆,什麼時候計畫退休,他答得乾脆,「營收額突破1,000億元後再考慮」。

#毛豬 #中國 #漯河 #瘦肉精 #肉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