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留下些影像紀錄,就要永遠消失了!」台師大台史所張雅綿,號召同好組成「熱血山青」團隊,尋訪花蓮木瓜溪南北兩岸,已荒廢於山林中的嵐山、哈崙森林鐵道。張雅綿感慨,當年承載台灣經濟起飛的鐵道,能頂住二噸車身與檜木,如今「我們才六十公斤,走上去,枕木竟斷了!」

張雅綿說,眾人熟知的阿里山鐵道至今保存完好,遊客如織,相較之下,同是日據時期採伐林業資源的「嵐山鐵道」與「哈崙鐵道」卻被人遺忘,實在可惜。

張雅綿邀集登山同好石頤珊、李岷駿組團,《鐵道情報雜誌》總編輯古庭維也同行,行前他們先到羅東林業文化園區及太平山,考察林業文化保存方式。

但走入山林尋訪鐵道,挑戰即接踵而至。其中最嚴峻的,就是克服腳下山崖的恐懼。在嵐山一處橋梁坍方,全員只能緊貼山壁,螃蟹走前進,腳下長滿芒草,看不清踏下去是泥土或踩空;部分路段一腳踩下,腐爛枕木應聲斷裂,隊員嚇個半死。

嵐山鐵道有一片伐木工人居住的工作站,占地達二公頃,宿舍、學校、寺廟等建築物一應具全,只是人去樓空。張雅綿說,走入工作站,時光彷彿停格在民國七十八年鐵道裁撤時,彷彿耳邊還會傳來火車呼嘯和人聲雜沓,他們當晚借宿宿舍內,離開前清掃環境,心裡默默和宿舍說:「謝謝!請你們要好好存在下去!」

他們驚喜地在哈崙鐵路舊木瓜車站,找到一座火車頭,雖已鏽蝕、雜草蔓生,但外型完整,因體積龐大無法運送下山,於是被孤獨滯留在山上。幾個男生興奮「紮營」在車頭內,相當過癮。張雅綿說,儘管書上記載的鐵道已坍塌、荒廢,平心來想,其實只是回歸到大自然,重建只會帶來更多破壞,並不必要。

只是,嵐山和哈崙鐵道曾運送一車又一車的檜木和扁柏下山外銷,幫助台灣經濟奠基,卻沒留下太多史料,眼見鐵道逐年衰敗,他們上山的目的,就是趕在消失前留下影像紀錄,透過鏡頭重現歷史遺跡,讓鐵道姿態在世人記憶中永久保鮮。

#山青 #荒廢 #哈崙 #感慨 #嵐山 #鐵道 #消失 #熱血 #張雅 #宿舍